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毒医宠妃》毒医宠妃凤无双君临钰 第十七章 是我的人 毒医宠妃GV

《毒医宠妃》毒医宠妃凤无双君临钰 第十七章 是我的人 毒医宠妃GV

发布时间:2020-02-14 20:38:1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毒药苦口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毒医宠妃》的小说,是作者毒药苦口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难得炎夜麟显露出这般的全神贯注,以往无论是和炎洛殊赌斗,还是任人欺辱,或者是帮衬苏苓,炎夜麟虽然置身其中,却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外

>>>《毒医宠妃》在线阅读<<<

《毒医宠妃免费试读


难得炎夜麟显露出这般的全神贯注,以往无论是和炎洛殊赌斗,还是任人欺辱,或者是帮衬苏苓,炎夜麟虽然置身其中,却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外人看来是残缺老实外加在皇子中地位卑贱导致的寡言少语或是自卑之态.

可刚刚听暮寒所言之后,苏苓忽然明白,炎夜麟,或许是在以这样的姿态将自己与外界隔绝,减少他人对自己的伤害吧.

这样想着,苏苓更是精神一震,她清楚的知道现在举动的目的,就是让炎夜麟发自内心的快乐.

手中绿色绸缎抖动,双手慢慢抽离,绸缎竟是漂浮空中.

炎夜麟双眼微眯,嘴角扯动,目光凝聚在绸缎上不离分毫.显然,这个表演深得他心,苏苓看的出来,他很感兴趣.

右手食指微动,远距离控制绸缎旋转,速度加快,绿色绸缎有变大的趋势,将苏苓和炎夜麟两个人隔离开,彻底掩住两人的视线,然后忽然之间,绸缎落地,炎夜麟一时之间竟未反应过来.待从刚刚的惊诧中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却见对面的苏苓早就不见踪影.

"苏苓,苏苓!"炎夜麟在把书放里里外外找了个遍,没有苏苓的身影.

"三皇子殿下,抬头."苏苓的声音从上面传过来,炎夜麟抬头望去,却见苏苓坐在房梁之上,双脚交叉,悠闲自得地晃来晃去,玩味地俯视自己.

炎夜麟面上露出不解:"怎么转眼间你就上了房梁?"

苏苓摆摆手,示意炎夜麟走开一些,跳下来,捡起地上的绸缎,对炎夜麟扬了扬:"这是戏法,不过都是骗人的,行家看出门道,外行人看个热闹,我还有更好玩儿的,你坐好我变给你看."

不由分说,后退两步,展露了绸缎里里外外,证明是空的,双手在掩映在绸缎中,摸摸索索,豁然变出数朵玫瑰,一簇簇好不惊艳,就在炎夜麟鼓掌叫好的瞬间,苏苓脸上闪过一抹狡黠,手中响指一打,玫瑰轰然散开,大片花瓣纷纷洒洒,翩然落下.

炎夜麟双手停在空中,愣愣地看着伫立在纷洒的花瓣中,正望着自己展颜开心的苏苓,心头的甜蜜蔓延,瞬间席卷周身,感觉每一处的欢愉都在叫嚣.

除了母亲之外,她是第二个会逗自己开心的人.

炎夜麟鼓掌叫好,笑声爽朗,眉眼里都是真情实意.

看到炎夜麟高兴,苏苓心情舒畅,将原本一人长宽的绸缎瞬间收入袖口中,手中空无一物.

炎夜麟好奇道:"那么大一块布,你是如何将它缩小纳入衣袖中的?"

不等苏苓回答他指着满地的玫瑰花瓣,又兴奋地问道:"还有这满地的花瓣,我知道变戏法的都是把它们藏在身上的,可是......"炎夜麟上下打量苏苓,这么瘦小的她是如何藏匿这么多的玫瑰花的,"你究竟如何将它们藏起来的?"

听着炎夜麟的喋喋不休,苏苓昂着下巴,脸上尽是得意的神色,双手负于身后,踱步到炎夜麟身边.

"三皇子殿下喜欢这个戏法?"苏苓挑着眉毛问他.

炎夜麟点头,脸上的兴奋和笑意还未消退,像个要糖的孩子.

苏苓心底一软:"那你叫师父吧,拜我为师我就教你."

炎夜麟一下子愣住,好半天说出一句让苏苓忍不住翻白眼的话:"你早晚是我的人,拜师太过见外了,妻子总比师父关系要近的多.而且,妻子教夫君,无可厚非."

苏苓撇撇嘴,这个炎夜麟是真实诚还是装呆傻,分明句句都把苏苓顶了回来,没有还嘴的余地.这样看来,逻辑思维还是挺强的嘛,不过就是有些强词夺理.

"江湖规矩就是如此,一看你就心不诚,机会只有一次,现在你再拜也晚了."苏苓没好气地瞪了眼炎夜麟,重重地坐到他对面.

对苏苓的没好气,炎夜麟只是笑笑,哄小孩似的:"好好,不让拜就不拜,反正你会就成了."

这一句话听得苏苓更是横了他一眼,心中莫名地却在惊讶自己的异样.

在别人面前,甚至是苏丞相面前,总是一副狼的姿态,不让他人靠近和欺辱,连个轻蔑的眼神都记在心里找个时间讨回来,可是在炎夜麟面前,苏苓觉得自己有时候太过任性和野蛮,这种认知让苏苓不敢深想其他.

因为认定要远离这里的是是非非,所以苏苓绝对不希望半路出什么差错.即便是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夫君的人,在苏苓的定义中,仅仅一个过客而已.

刚刚逗他开心的举动,更是出于同病相怜而已.

听到炎夜麟哄自己的话,苏苓更是急切想要把两人渐渐偏离的轨道扳正,忽略刚刚那一茬,出口道:"思来想去,竟是找不出新奇玩意给皇上,恐怕,还是要你自己费神想想了."

炎夜麟望向苏苓的目光明亮闪烁,有些意外道:"不会啊,我觉得这个礼物很特别,很好,东胜国恐怕也只有我一人这般做,我敢说,父皇肯定喜欢."

苏苓一愣,转动眼珠:"什么礼物,我怎么见到?"

炎夜麟指了指苏苓藏匿绿色绸缎的衣袖:"戏法啊,父皇生辰的时候你就表演戏法给他看,他一定很高兴."

苏苓鼻翼里"嗤"了一声,撇撇嘴,一副免谈的架势:"三皇子殿下您还是想点儿其他的吧,戏法太过民间化,虽然新奇,但在皇室中,这下里巴人的表演除了招致笑声之外,剩下的,就是对你没有诚心的攻击."

炎夜麟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却还是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怕我受到其他皇子的欺辱,你很关心我?"炎夜麟揪住这个问题不放,紧紧盯着苏苓的脸.

苏苓瞥了他一眼,移开目光:"乱说,我不过是怕你太过幼稚的想法,会让你在皇室的地位更加低微,仅此而已."

炎夜麟步步紧逼:"那不是关心是什么?"

苏苓皱眉,显得不耐烦,索性扯到婚约:"你也说过,我是你将来的皇妃,你如果总被别人打压的话,那我嫁过来之后岂不是很吃亏."

"可是你说过不会后悔."炎夜麟死抓着这一条不放,苏苓不知道该夸他记性太好,还是该懊悔自己总是挖坑自己跳.

苏苓小脸皱在一起,语气无奈:"三皇子殿下,现今最主要的,就是想出送皇上的生辰礼物,而非在这儿计较你我的婚事,横竖都有皇上赐婚,难道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望进炎夜麟的眼睛里,说不清他目光中的情愫到底源自何处,又有几分是对自己.对上他面上温柔缱绻的笑意,不自觉地,苏苓觉得耳垂有些发热,连忙别过头去.

炎夜麟的声音渐缓,轻柔而温暖:"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这种变相的告白,比那些直言不讳令人面红耳赤的字眼,更让人没有抵抗的能力.

有时苏苓甚至怀疑,炎夜麟那些表象的单纯和隐忍谦让是否都是作秀,眼下这个既懂得如何抓住哄诱女人心,又好像很有担当的模样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苏苓可以直面苏丞相的呵斥责备,吴明珠的栽赃陷害,苏珍的得寸进尺,甚至为了维护炎夜麟不惧炎洛殊的挑衅.那是因为她有把握能够重重予以回击,她才是那个两厢拉锯战中,将皮筋松手的那个人,潇洒的同时,让他们被反击的体无完肤.

可面对炎夜麟,她唯有被动的份,无形中被他牵动情绪,并总是在无意识地钻入他神不知鬼不觉设下的圈套.

苏苓望了眼炎夜麟,依旧是那样坦诚的笑容,真诚的令人想怀疑他都难.

最终还是甩了甩头,转移话题:"听你的下人说,绯珠暴毙身亡."

苏苓仔细观察炎夜麟,想从他脸上寻找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异样.

可炎夜麟只是"嗯"了一声,除了敛去了笑意,又恢复到那副漠不关己的神态.

炎夜麟这般,苏苓忍不住多嘴:"绯珠是皇后赐予你的侍妾,人死在你的府上,你就不担心皇后找你兴师问罪,故而查一查绯珠之死吗?"

炎夜麟深深地望了苏苓一眼:"既然已经查明是暴毙,还要查什么,皇后问起,也是暴毙身亡,没什么好查的."

苏苓听出了炎夜麟话里的不悦,心知自己问得过多,悻悻然闭了嘴.

书房内一时间陷入静默,唯有窗外临近的一棵梧桐树上,有鸟鸣声阵阵传来,缓解两人之间的尴尬和沉默.

暮寒从外面走进来,步伐沉稳,见到两人相对而坐,却静默不语,诧异之色自眼中一闪而过,正了正脸色,对炎夜麟禀报:"三皇子殿下,太子和六皇子殿下来了."

苏苓听后一惊,只听得炎夜麟倒是平稳地说道:"人在何处?"

暮寒抬眼看向炎夜麟,神色平静:"在前厅,管事嬷嬷正在礼待二位."

炎夜麟点点头,转头看向苏苓:"既然大哥和六弟来了,我们不妨一同去前厅吧."

苏苓沉住气,她倒要看看太子和六皇子又要生出什么幺蛾子.

《毒医宠妃》 精彩点评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毒医宠妃

毒医宠妃

作者:毒药苦口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