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不世妖孽》不世故的女孩表现 第八十四章、相见却总是无助 不世妖孽娘受

《不世妖孽》不世故的女孩表现 第八十四章、相见却总是无助 不世妖孽娘受

发布时间:2019-12-10 00:30:4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叶赫晓光 状态:已完结

《不世妖孽》作者:叶赫晓光,玄幻类型小说,主角:荀清柔,望向,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无障服下丹药之后,起初没有什么反应,可在与婉娇说话间,就感觉胸口越来越闷,如同针扎,气血直往喉喽里撞,本欲强行压住,没想到,一说

>>>《不世妖孽》在线阅读<<<

《不世妖孽免费试读


无障服下丹药之后,起初没有什么反应,可在与婉娇说话间,就感觉胸口越来越闷,如同针扎,气血直往喉喽里撞,本欲强行压住,没想到,一说话,竟然喷了出来。

婉娇急忙扶住无障道:“怎会这样,难道这丹药是假的?”惊惶不定,不知所措。

无障脸色苍白,直冒凉汗,气喘吁吁道:“这药当然是真的,也许不适合我。”无障也不知这药是否是真的,他如此说,只是希望婉娇死心,不要再为他寻药。

婉娇担忧至极,没想到无障吃了丹药,不但没好转,反而加重了,忙又拿出一瓶丹药,道:“试试这‘回气丹’!”将一粒丹药放入无障口中之后,观察无障的脉相,见无障脉相已完全紊乱。

无障咳嗽道:“你在何处遇到他们二人的?”

婉娇道:“他们在九江城内四处寻你,我当时以为他们寻你是要《金丹经》,也没多想就来找你了。”

无障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袖口全是血迹,婉娇轻拍无障后心,心如刀绞,双眼急出泪水,又拿出一瓶丹药道:“服下这‘护心散’应该能护住心脉。”又将药倒入无障的口中,喂下一口水,助其服下。

无障咳嗽稍缓,虚弱道:“不是这药的问题,应该是我的身体快到时候了,你今后不要为了我再去寻药了。”

婉娇拭着泪水道:“不行,我定要治好你的病,这些药若都不行,那我再去寻。”

无障摇摇头道:“没用的,刑天前辈都救不了我,这些凡人炼的丹药怎能救我。”身上不住的颤抖。

婉娇将无障揽入怀中,只感觉无障身上冷一阵,热一阵,脉相已经混乱不堪,呼吸急促,婉娇犹如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哭泣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你成这个样子。”

无障眼神游离,断断续续道:“你怎会害我,你对我最好,你偷的食物最香,你偷得衣服最合体,只是这老天在折磨我,我想,若是我死了,它也就没办法了吧。”声音已细微不可闻。

婉娇泣不成声道:“你不会死的,我一定要让你活着!”可无论如何呼喊无障好似听不见般,眼神逐渐暗淡,脉相骤然微弱下来,似乎即将要离开人世。

婉娇心痛得几欲疯狂,情急之下,又将其余的各色丹药给无障服下,希望哪怕有一种药能留住无障也行。

这一服下后,无障的身体似被点燃了般,滚烫炙热,浑身剧烈颤抖,体内血液翻滚,似有数股真气在他体内四处游走争锋,欲将无障寸寸撕裂开一般。

婉娇紧紧抱着无障,无助地哭喊着,“你不要死,你要活着!”

不知这样哭喊了多久,弦月都似乎欲要远去,树木都跟着簌簌呜咽。

无障周身青筋暴起,真气向四周滚热荡开,整个头发都立了起来,忽然,睁开幽黑的眼睛,不知哪里来了巨力,竟推开婉娇,一个高蹦了起来,穿出三丈多远,仰天长啸。

婉娇眼见不好,这明显是入魔的征兆,呼喊道:“快回来!”连忙飞起身,欲要去抱住无障,可是还未等触碰到无障,竟然被无障身体爆发而出的真气掀飞回去。

婉娇被真气一震,浑身欲裂,刚一落地,又跃了起来,不顾一切冲向无障,可这一次,被掀飞的更远,直接摔倒在地,喷出一口鲜血,眼见无障就要入魔道,丧失神智,暴毙而亡,她追悔莫及,恨不得让自己千刀万剐。

无障的身体不断爆射出真气,似山洪决堤般,滚滚而出,周身黑光闪烁不定,虚影重重,周围空气‘噼里啪啦’作响,婉娇想要近身,已无可能。

婉娇坐在地上,一次又一次声嘶力竭地呼喊,“都是我的错,不要死!”

‘噗’的一声,无障周身光芒一闪,真气也随之散尽,软软倒地,婉娇急忙冲了过去,抱住气息全无的无障,哀嚎而哭。

直至哭不出声音,泪水干涸,心血凝固,天昏地暗,星月无光。

……

那个瘦小的身体抱着她在榕树下拼命的绕来绕去,挥着流血的手臂阻挡比他还要大许多的蜈蚣精,那一幕,她一生都不会忘记,她离开的那一刻,就下定决心,“若是你还活着,我将用一生来偿还。”

当在泥巴中找到他的时候,她有多么欢喜,她似乎觉得这是上天还给她的,让她去报答。

可这老天又为何如此的不公平,却让他身患绝症,不让他活。

她为了偷药,藏在隐蔽的角落一连几天都不敢动,被那些道士围攻、追杀,身受重伤,死里逃生,最终换回的,竟害死了他。

“为何相见却让我无助,为何为他做的事情总是害了他。”

……

夜风已止,荒山归于孤寂,薄雾不知何时已布满了林间,传来阵阵寒凉,浸湿着一动不动的身影和一眨不眨的眼睛。

‘咳咳!’随着一声轻咳,无障的脉搏突然开始跳动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这一刻,猛然惊醒了已完全绝望的婉娇。

婉娇喜出泪水,迫切喊道:“你真的又活了!你真的又活了!”

无障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滴着泪水的美眸,微弱道:“你当我是炼丹炉啊,给我吃了那么多药,差点把我解体了。”

婉娇自责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

无障嘴角微动,“现经脉全都毁了,彻底变成废人了。”

婉娇道:“只要你能活着,你变成什么,我都会照顾你。”

无障道:“骗你的,现在身体好多了,也许是我体内的物质,排斥那些丹药,耗尽了力量,进入了休眠,没时间折腾我了。”

婉娇惊喜道:“是真的?”

无障道:“你扶我起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各门派的丹药大都是修炼所用,可以打通经脉,提升内力,提高灵气,无障毫无内力,这一下子都服了下去,他的身体怎能承载得了,肆虐的真气在他的体内翻滚较劲,险些将他化为一滩烂泥,在关键的时刻,脑中的暗物质爆射出黑色力量,将无障体内的真气尽数击碎,清除体外,这才保住了无障的性命。

无障咬牙站起身,感觉浑身酸痛无比,骨骼咯吱作响,但气血却畅通不少,胸口虽痛,却不沉闷,叹道:“也许还需要恢复一段时间,若是能支撑到我把事情做完,我就知足了。”

婉娇扶着无障道:“我带你去找一个地方休息几日吧!”

无障道:“现在需要抓紧时间找到他们俩,尽快赶往上郡,一边赶路一边在休息吧。”

婉娇问道:“为何不去咸阳夺五色石,而去上郡做什么?”

无障缓缓道:“那五色石对于他们很重要,定然被严加看管,目前我是夺不回来的,只能尽快入朝为官,再想办法夺回,而现在六国被灭,天下太平,想要一步入朝太难,只剩北方的匈奴和南疆还在不断的骚扰边境,若是能寻找到机会,毛遂自荐,击退匈奴,必然会被重用,到那时入朝就容易了。”

婉娇思虑道:“可是你为什么不去参军,而是跟着徭役去修长城呢?”

无障道:“我若是去参军,指不定被分配到哪里去,而选择做徭役,就只能留在城墙上,一旦匈奴来犯,也许机会就来了,而且现在是春季,匈奴休养了一冬,掠夺的东西也该用完,正是他们大举来犯的时候,我父亲跟他们斗了大半生,最了解他们的习性了。”

婉娇道:“那好,我跟你去,你走到哪里,我就去哪里。”

无障道:“你一个女孩子家,跟着我做什么,更何况你去那里,也不方便,若是能寻到他们二人,跟我去就够了。”

婉娇道:“你去那里我不放心,而且这一路上,那些秦兵定然会虐待你,这种事情我见多次了,你的身体怎能受得了,我一会就去解决掉他们,咱们自己去。”

无障道:“你杀了他们,谁还带我去长城,若是想杀他们,今晚我就动手了。”

婉娇道:“我们又不是找不到长城,哪里用他们带路。”

无障道:“我如此做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跟着他们可以顺利通过关卡,不会被别人注意,若是被那些修真道派发现了我,也许这长城就去不成了,你去帮我找到他们两个就行。”

婉娇道:“这个好办,我先让他们再睡上一天,你也正好在此修养,待找到后,再回到这里寻你。”

……

太阳已经升到半空,所有的徭役都在院内吵吵嚷嚷,走来走去,异常兴奋,有人道:

“他们在里面都睡一天一夜了,为何到现在还不出来。”

“你还希望他们出来打你啊,我们跑几天的路了,挨了多少鞭子,这休息一天,缓口气多好,我看八成他们也是累了。”

“他们骑着马走路,能累到哪里,我觉得这事有些蹊跷,是不是让谁下了迷魂药。”

“这里的人一个都没少,谁给他下迷魂药做什么,再说我们这些人谁敢跑,都有名单手印,若是被官府发现了,脑袋还想留着?”

“依我看,也许是他们打死的那些冤魂,来找他们索命来了。”

“嘘!他们要是死了,那我们跳进德水也洗不清了,快别瞎说。”

……

‘咔嚓’一声,院门被踹开,大摇大摆走进来三名秦兵,当中一名秦兵身材娇廋,身穿的软甲肥大许多,斜戴着头盔,否则会遮住水灵灵的眼睛,皮肤细腻白嫩,两撇乌黑胡子尤为显眼,明显稚嫩,却趾高气昂。

左右两边的秦兵,一个红脸一个青脸,虽凶巴巴,但一见红红的大鼻子,和那两个大板牙,就引人发笑。

那白净的秦兵进院就喊,“这都什么时辰了,你们还不快快赶路,留在这里准备等死吗?”

《不世妖孽》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叶赫晓光)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荀清柔,望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叶赫晓光)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不世妖孽》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荀清柔,望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不世妖孽

不世妖孽

作者:叶赫晓光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叶赫晓光)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荀清柔,望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叶赫晓光)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不世妖孽》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荀清柔,望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