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沧海桑田 第二十五章 江腾离开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cp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沧海桑田 第二十五章 江腾离开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cp

发布时间:2019-11-21 20:35:5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上婉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是上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廖秋菊,小姑,书中主要讲述了: “四钱!”廖秋菊的一句话招来了所有人的注视,赵氏还想开口说句什么,但被她的话给噎了回去。 “不过你要帮我把这些东西全部送到我家去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在线阅读<<<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免费试读


“四钱!”廖秋菊的一句话招来了所有人的注视,赵氏还想开口说句什么,但被她的话给噎了回去。

“不过你要帮我把这些东西全部送到我家去,你家里的那些我也要了。”

戚豆半天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行行行,没问题,姑娘,敢问你家在哪儿,我这就回去给您打包去。”

“娘,你还要买点别的吗?”果子酒和女儿红都收了一部分定金,这些东西花出去,廖秋菊手中还有点富余,略带小心地道。

“没了!”赵氏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这钱都用来买葡萄,也不知道能不能赚钱,会不会亏了。

廖秋菊知道自己理亏,略带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句,但还是恢复了正常,“娘,可我还要买一批白糖,爹跟他去取葡萄,您跟我去看看白糖好不好?”

“你啊!要是亏了,我看你哭还来不及。”赵氏恨铁不成钢地捏了捏她的鼻尖,但还是向廖青木说了几句,随即带着她白糖的摊子走去。

廖老婆子才回到家,就听到三房买了不少东西,差不多花了两三两银子,忍不住使劲地拍了拍桌子,“败家,完全是败家!”

“败家,人家秋菊花的也是自己赚的银子。”廖老爷子闻着空气中依稀能闻到的一股葡萄的清香,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

“这还不败家!东西还没有卖回成本去,你看看都买了多少东西了?”廖老婆子素来都是律人不律己的,想到那两三两银子,心中不由得心疼。

三房这边,早就听到了廖老婆子骂人的动静,不过廖秋菊几人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姐,这东西能酿成酒吗?”廖秋君刚想继续往嘴里塞几个葡萄,手却被人打下,“娘,你都不疼我了!”

“这是你姐用来赚银子的,你给我一边好好呆着去。”赵氏嘴上虽然也在说廖秋菊太败家了,不过还是帮着她打下手。

廖秋菊熟练地洗好了几个豁口比较大的缸,将洗净并且剥了皮的葡萄全部放在里面,按照1比5的比例放入了白糖,用手将它一颗颗碾碎。

碾碎之后,一股股自然而然的清香传到了院子的每一个角落,“好香啊!”廖秋君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比果子酒的味道更醇厚。

“这酒可是上头的很,就算你也不能多喝。”廖秋菊仔细地将每颗葡萄都碾碎,随即用布袋封口,指挥着廖青木和廖秋君把这些坛子放到了院子里唯一有锁的房子里。

“这屋的钥匙我保管,因为每天我都要进去搅拌一下。”上了锁之后,廖秋菊将钥匙放在了怀里,“大概半个月之后,就能给你们尝尝味道了。”

“那敢情好啊!”廖秋君顿时眼中冒光地看着她,仿佛在问她自己也可以喝么?

赵氏却在担心另外一点,不放心地道,“秋菊,可这些酒你只给余家,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娘亲,你放心!给余家只不过是想想试试水温,余家好歹是个财主,到时候参加宴会的人肯定是非富即贵,道时候还怕他们不会打听酒的来历吗?”

廖秋菊心中早就已经有了打算,只不过一直没有说出口,果子酒,女儿红,还有葡萄酒应该可以暂时能支撑一会儿。

就在几个人还在说话的时候,院子的门被人推开了,余雅婷沉着脸色走了进来,看样子心情并不是很好。

廖秋菊给赵氏和弟弟使了一个眼色,随即倒了一杯果茶放到了她的面前,“余姑娘,这又是谁招你惹你了?”

“还有谁?我去找江腾,结果他不在,似乎要出村一段时间。”余雅婷脸上的不满增加了几分,郁闷之色更加显示在了眼底。

“我知道啊,昨天我跟他商量院子里葡萄藤的事情,他就说这两天他要出一趟远门,暂时不回来,你没看我弟弟都在家里吗?”

廖秋菊习以为常地说着,仿佛在唠家常一般。

“可是……”余雅婷的心里更加郁卒了,略带郁闷地杵着下巴,嘟囔着道,“那他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呢?也不知道人家会担心他吗?”

廖秋菊浑身起了一声鸡皮疙瘩,感情这事,前世她还没有来得及经理,就来到了这个世界,今世,也暂时不想碰。

“秋菊,他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还来得及参加我奶奶寿礼吗?”余雅婷有点不放心地开口说着,脸上出现了一丝着急的神色。

“不知道,他也没多说。”廖秋菊不是一个习惯去打听别人事情的人,所以当她问起来的时候,也是一问三不知。

余雅婷微微地叹了口气,心中的思绪早就跟着那个人飞了,到底什么事非要这么着急离开?连一声再见都不说吗?

江腾这次的事情的确很重要,非他去处理不可,也可以说跟他的过去画上一个句号。

廖秋菊却没有在把心思放到那边,转眼间,葡萄酒酿好的时间在即,成不成就看揭盖之后的事情了。

廖老婆子仿若看热闹一般地站在外面,嘴中还是忍不住酸了几句,但没几个人理会他。

盖子一揭开,扑鼻而来葡萄自然生成的酒味,让所有人都凑了过去,余老爷子更是第一个在前面的,“秋菊,这是你新出的方子?”

“嗯,不过后劲很大,要是不会喝酒的容易醉。”廖秋菊手中拿着一杯长勺,再里面舀了两下,“应该是成了,现在只要把它滤一下就行了。”

“闻着这酒特别的香醇,跟以往的果子酒那些都不太一样,就是不知道容不容易保存。”余老爷子已经迫不及待想喝一口,但还是有点担心存储的问题。

“您放心,放在阴凉处,不要放在太阳下暴晒就可以了。”

廖秋菊说着,已经滤出了一小杯,首先放到了余老爷子的面前,“余伯伯,您先尝尝味道,看看如何?”

余老爷子品了一小口,入口的香醇一直在喉间围绕,还能品味出一丝甘甜的纯度,“秋菊丫头,这酒你准备怎么卖?”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上婉)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廖秋菊,小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上婉)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廖秋菊,小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

作者:上婉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上婉)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廖秋菊,小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上婉)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廖秋菊,小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