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凰权女帝执君之手TXT 第18章 驸马爷脸红了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清水文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凰权女帝执君之手TXT 第18章 驸马爷脸红了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清水文

发布时间:2019-11-14 12:37:0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步六孤卿 状态:已完结

新书《凰权女帝:执君之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步六孤卿,主角陈泰,陈吉,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在端辰翎入住泠湘阁之前,公主是睡在里间床榻上的,而礼荷等人则在书房外侧轮流陪夜。如今端辰翎睡在里间寝室,公主就睡在外间书房的罗汉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在线阅读<<<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免费试读


在端辰翎入住泠湘阁之前,公主是睡在里间床榻上的,而礼荷等人则在书房外侧轮流陪夜。如今端辰翎睡在里间寝室,公主就睡在外间书房的罗汉床上,今夜负责守夜的礼荷及齐韵则改在一楼陪夜。

暗卫们则保持在不远不近的距离默默守护,如果暗卫发现公主有何不妥,则他们会通过特殊方式去通知齐韵等人。不到万不得已,暗卫是不会现身的。

里面卧榻上的端辰翎,全身包括四肢几乎都有各种大大小小的伤口。除了换药、吃饭、如厕,其他时间基本是躺着的。如果不是从小习武,估计他早就废了。被“请”进奉天宫的人,几乎无可能再活着走出来。能走出来的,基本是下半生都趟在床上的废人,这样的人也不多。其余的还能出奉天宫的,就是被抬出来保留全尸的。

端辰翎几乎没有想过,他还能活着出奉天宫。国舅府势力再大,也大不过刺杀皇族嫡系的罪名。端辰翎亲手刺伤公主并使公主跌落湖中昏迷半月不醒,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如今劫后重生,他反倒没有感激公主,而是在怀疑有更大的阴谋等着他。

自从大婚圆房之夜过后,公主就对他憎恨有加,恨不得他死。如今却救了他和端清,他能相信公主一夕之间变成贤妻良母?

国舅府里,端辰翎是个异类。除了他,端家其余男子都是从文。虽然男子都会习武健身,那也仅限于健身而已。而端辰翎不仅仅是健身阶段,听礼荷说,很多年前端辰翎和木屽经常小切磋打得平手的次数很多。如此看来,端辰翎还是个不可小觑的高手。木屽是武将后人,功夫自然是不弱的。

但高手,也是需要臣服于统治的,不然死的可不只是他自己了。

蓝筱打了个呵欠,看到里间寝室的夜明珠还亮着,想也没想就走进去打算用锦罩把夜明珠盖上,这样室内的亮度才适合睡眠。

蓝筱此时只身着寝衣,一件真丝半透的寝衣。寝衣里面的肚兜儿若隐若现。别说是肚兜了,就是比基尼她也是穿过的。因此她丝毫也不担心会被某个人看到。

室内昏黄的亮度,让蓝筱的步子不由得放轻了。当她正打算用锦罩把夜明珠盖上的时候,床上不合时宜的发出了一个声音。

那是屁的声音!

屁的声音!

屁的!

蓝筱扶额……

转头看向床上那人。她看不清他的脸色如何,但她看见了那人假装睡着的脸有轻微的动了一下。

装睡!

“呵呵。”蓝筱对着黑夜翻了一记白眼,没好气的呵呵两声就走出去了。

没走两步,又一个屁声传来,屋内已经是屁气熏天了。

床上的人,脸已经红透了,虽然没人看着他。

但持续不断的几个屁,让他恨不得钻地缝里去了。突如而来的阵阵肚痛,让他措手不及。现在他全身上下除了裆部,其余的地方都包扎了厚厚的纱布,以防伤口再次裂开。这个肚痛让他忍不住低声强忍,可是忍得住肚痛,也忍不住屁啊。

接连放了几个屁,让蓝筱瞬间想起了某件事:通气!通便!

蓝筱立马飞奔而去,房门都被她一脚踹开了,百米冲刺一般跑向隔壁洗浴间的小隔间里面,立马拖了那马桶过来!马桶并不是很重,只是个体大,所以她只能拖。好在她也是习武之人,虽然她附身的是个娇弱体型的公主,但那种信念与生俱来的。

在一楼的礼荷及齐韵听到楼上哒哒哒的跑步声和拖拉某物的声音,差点就要跑上去。但是,公主没发话,暗卫也没提示,她们不敢贸然上去。公主做什么,做奴婢的是没权干涉的。

没半分钟,蓝筱硬是速度杠杠的把那个可移动的马桶拖回了卧室,好在这门房之间没有门槛。此时蓝筱只当做在体能训练的时候拖拉轮胎呢。

回到寝室后,蓝筱速度极快的就把夜明珠上的锦罩扯了下来。顺手就拿起火折子点亮了灯塔上的那些蜂蜡,屋内瞬间明亮。

床上的端辰翎一脸别扭,红透了的脸被蓝筱看个彻底。蓝筱也不管不顾的就一跃“咚”的一声就跳上了上床,那个动作简直粗鲁不堪,就像我们在蹦跳床上随意的蹦跳一样。蓝筱也没时间去考虑动作是否优雅,立马就把端辰翎扶起来,也不管他伤口疼不疼。当下,蓝筱完全不记得端辰翎身上的伤口了,只记得让他赶紧坐上马桶。

因为,这种阵阵屁声之后一定是拉肚子!她曾亲身体会过。如果不帮他解决这个事,估计他就要拉了一床了!!

那是!她!的!床!

蓝筱费尽力气才把端辰翎挪到床边,扶他站起来,再挪到马桶哪里,解裤,扶他坐下。公主的身高只及端辰翎的肩头,所以即使是给他解裤头,也是累的半死,因为还要扶着他!

酷暑,做完这一切,蓝筱已是满头大汗,很多发丝已经凌乱撒黏在她的脖颈之间。蓝筱也没注意到自己的额间颈间已经沁出的滴滴细汗,只是习惯性用手背擦了下额头,轻轻呼气。

端辰翎默默的看在眼里,面上风平浪静,内心波涛汹涌。即使他承认自己不喜欢这个正妻,但不得不说,此时的公主美得很自然。

做完以后,她和他对视了一眼,就马上出去了。走之前还不忘把手纸放在他手上。他是全身是伤,但手却没废啊。

端辰翎瞬间感到一丝感动,在这个尴尬的节骨眼。即使他最宠爱的咲夫人,也不曾在他如厕的时候出现过。他的几个侍妾对于恭桶这种污秽的东西是避之不及的,后院的女人都自觉得自己是主子,而搬运恭桶这种事是低贱之人去干的。就算是他,也如此认为。但是刚才,公主那毫不犹豫的使劲力气从隔壁搬来恭桶期间,脸上只有使力费劲的表情,而无一丝嫌弃。她,完全可以让下人来干这件事。

如果蓝筱知道就搬运马桶这个事让端辰翎产生那么多“感动”,她一定会笑死的。在现代的时候,她就经常去孤儿院做代课老师,小孩子忍不住的时候,都是在一个个可移动的小马桶里上厕所的。顺手拿去卫生间清理这种小事,并不需要等打扫的阿姨去做的。况且,许多幼儿园小班,也会有教育孩子自己使用马桶的课程,道具就是那些可移动的小塑料马桶。。

屋内某种气味实在大,蓝筱不得不敞开大门,走了出去。回廊上哪一排排雕刻精致的护栏上,隔三差五的就挂着一个驱蚊香包,因此整个泠湘阁在酷暑里,也不会被一只蚊子打扰。

屋外清爽的夏风吹得蓝筱有一丝清醒,此时的她才感觉到公主这具身体不仅是娇弱,而是过于孱弱。只是拖拉一个没多重的木制马桶才一会,腰肩手就已经酸痛。看来要开始找地方恢复体能训练了,否则他日遇到什么危险,闪都闪不及。

过了许久,屋内不再发出什么声音了,蓝筱慢慢走回书房。

“你好了就吱一声。”蓝筱轻声说,听起来竟然十分温柔。其实是因为,她真的很困了。

“嗯。”屋内的人回应了。

蓝筱攀在屏风边上,往屋内伸了个脸,就像做贼似的瞧了瞧。那精灵古怪的眼神,被端辰翎捕捉到了。

看到他手上的手纸已经没了,蓝筱立马哒哒哒的又跑回到床沿边上,扶着端辰翎站起来,默默的给他穿好裤子。但蓝筱的手时不时的不可避免的碰到了某处,她也不想啊,可是,脱裤子容易穿裤子难啊,尤其是帮别人穿!尤其是那裆裤,她是第一次看到别人使用这样子的内裤!她也没有经验啊!于是就磨蹭了许久,才穿好了。

这期间蓝筱脸上千奇百怪的各种表情,一会皱眉,一会瞪眼,一会喃喃自语“真麻烦”、“天啊”、“什么鬼东西”,都被端辰翎看了个遍。

某男的俊脸已经红得发紫了,他一方面认为绝对是公主故意折磨他的,哪有人帮人穿裤子就像在研究某种新鲜事物一样的呢?这公主难道没见过男子的裤子吗?另一方面他不得不认为一定是天气太热了,而不是公主时不时的碰到他的敏感部位,所以他才会感觉身上如火一般热。

帮端辰翎穿好裆裤和寝裤后,蓝筱的脸立马看向天花板,那白眼是毫无顾忌的说翻就翻。端辰翎看在眼里很想出声制止,却始终没说出来。蓝筱翻完白眼正好看到他脸上这种想说又没说的表情,忍不住撇了下嘴。

“事妈!”蓝筱嘴里蹦了两个字,引得端辰翎的眼神悄悄看过来,但脸却没有动。

他不理解“事妈”到底是什么。

扶好他躺下来后,蓝筱拉了两下床头的那根银线。一楼就响起了一声清脆悦耳的铜铃声,这是在呼唤一楼的“信号”。

没一会,礼荷和齐韵带着几个小丫鬟上来了。在她们听到楼上种种怪声后,就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小丫鬟们进了卧室,把马桶给抬走了。齐韵则从隔壁浴室的某个柜子里拿来了一种香粉,撒在了卧室里面。一会儿,空气就清新了很多。礼荷则接过丫鬟的热水,先是给公主净了手。然后再换另一盆水给端辰翎净了手。做好了这些事以后,她们就退出去了,谁也没有出声。

蓝筱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走到里边,一眼看到端辰翎又在闭目装睡,而他的薄被还没盖好。蓝筱自然而然的过去,伸手拉住丝被一角,粗鲁的盖在了他的身上。

盖好后,又是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把烛火给吹灭了,把夜明珠给盖上。这些本来是丫鬟们做的事,可是有公主在,丫鬟们不敢动手。

蓝筱做好后飞也似地跑回书房,躺到那罗汉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步六孤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陈泰,陈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步六孤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凰权女帝:执君之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陈泰,陈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

作者:步六孤卿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步六孤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陈泰,陈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步六孤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凰权女帝:执君之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陈泰,陈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