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罚罪》罚罪成语大全集 第九章 骨折:出墙来 罚罪下克上

《罚罪》罚罪成语大全集 第九章 骨折:出墙来 罚罪下克上

发布时间:2019-08-20 16:08:3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西门瘦肉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罚罪》是西门瘦肉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艾尔,胡远亮,书中主要讲述了: 骨科医生杨波头上顶着好几圈绷带,这个造型颇像是印度来的见习生。他正在给病人做手术,气氛很轻松。一个同台的碎嘴医生眉飞色舞地传八卦

>>>《罚罪》在线阅读<<<

《罚罪免费试读


骨科医生杨波头上顶着好几圈绷带,这个造型颇像是印度来的见习生。他正在给病人做手术,气氛很轻松。一个同台的碎嘴医生眉飞色舞地传八卦消息。

“你们听说过没,我们医院有个神奇的病人,据说他的血能包治百病。肿瘤科好几个病人都被他治好了。”碎嘴医生说。

“胡扯!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血,又不是七龙珠里的仙豆。”杨波不太相信。

“七龙珠是啥?”

“动画片啊,忘记了,你小时候只看毛片,不看动画片,所以发育得这么早。”杨波给病人打了个钢钉,然后指着自己脑袋的绷带说:“如果真的有这种血,就该给那些发酒疯的人多输一点,治一治他们的脑残,这样我就不会挨打了。***。”杨波一想到自己被醉酒的病人敲破了头,心中就十分愤慨,想把那个病人绑在夏天晒烫的电线杆上,再用蘸着高浓度生理盐水的鞭子抽他!

前几天,杨波转到急诊,正在给一个摔跤摔断腿的小孩子治病,突然来了几个满身酒气的大汉。这几个大汉喝多了,和另外一帮醉汉打架,身上都是伤,血淋淋的看起来非常严重。照理说这些人要排队,等杨波医生把小孩子看完了再轮到他们。但是醉汉们等不及了,非要杨波先给他们看。杨波不肯,一条醉汉就赏了他一啤酒瓶子。害得杨波在病床上躺了两天不说,还差点毁了容。

“算啦,世界上的二B那么多,我们骂不过来。现在殴打医生似乎成了潮流啊,医生护士挨打司空见惯。”碎嘴医生无奈吐槽。

这台手术顺利地完成。

杨波回到病房写病历。过了会儿,一个老年女病人过来复查,身边陪着个漂亮女人。杨波对这个女人的名字印象很深刻,知道她叫吴茱萸。杨波是江东省中医药大学毕业,上过中药学这门课,知道“吴茱萸”是一位中药,产自吴越之地。这女人长得也颇有江南水乡风韵。

杨波做完复查,发现病人的病情加重了,需要住院治疗。吴茱萸没什么意见,女病人是她老妈。

几天后,老人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但是吴茱萸髋关节韧带拉伤,需要住院治疗。

“你们这是接力住院啊。”杨波开了个玩笑,问:“怎么弄的?”

吴茱萸一脸的茫然:“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被哪个女司机的车擦了一下,但是我没感觉到疼痛,走到你们科室门口的时候才觉得疼。”

她风姿绰约,正是女人充分绽放成熟魅力的年纪。住了一个星期的院,杨波不由得对她多点关注和照顾。出院那天一个男人她接回家静养,好像是她的司机。

“真有钱啊,有专职司机。”杨波心里想。

这天下午下班,杨波要连着上晚班,女朋友田琪来给他送饭。其他医生纷纷表示羡慕。有人说:“你媳妇儿不是叫田琪,而是应该叫田螺吧!不然怎么这么勤快!”

“人长得帅,没办法!”杨波笑道。

田琪和杨波就住在医院附近,她在幼儿园里当老师,相对来说下班的时间比较早。杨波三餐不规律,医院里的伙食也不太好,田琪很心疼,有空就给杨波送饭。

杨波注意到田琪走路似乎不方便。“你腿脚怎么了?成铁拐李了?”

“唉,别提了,我从医院后门进来的时候,有几个臭流氓一直在跟着我,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我很害怕,拔腿就跑,中间摔了一跤。”

杨波给赶紧田琪检查,发现田琪膝关节韧带拉伤了。“以后就不用送饭啦,免得辛苦,我自己随便对付对付就行。”他安排田琪住院。

出院后带着田琪到医院附近的馆子搓一顿,庆祝赶走病魔。

正喝酒的时候,一条壮汉醉醺醺地走到田琪面前,酒气冲天地说:“妹子,你怎么还跟着这个穷医生?跟着我多好!”

田琪脸色一变:“不关你事,走开。”

“这是谁?”杨波问。

“一个无聊的家伙,整天缠着我。”

杨波站起来,说:“兄弟,你喝多了吧。”

男人一把推开杨波,指着田琪说:“告诉你,少在这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杨波也生出了火气,挡在田琪身前,说:“警告你,放尊重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怎么不客气?你要打我么?来来来,冲这打!”醉汉拿起一个啤酒瓶,指着自己的头,说:“打啊。有种你就朝这打!你要是敢打,明天我就让你在骨科混不下去!来人啊,医生打人啦!跟女病人乱搞男女关系!快来看啊。”醉汉扯开嗓子大喊大叫,吸引了不少群众过来围观。

杨波知道这种醉汉不可理喻,只能忍气吞声带着田琪钻出人群,咬牙切齿地回家。“最讨厌发酒疯的人!”杨波朝垃圾桶吐了口痰。“什么东西!”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总是喜欢缠着我。”田琪弱弱地说。

“因为你漂亮啊。”杨波反过来安慰田琪。

其实醉汉说得不错,田琪以前的确是杨波的病人,后来仰慕杨波的医术和医德,便展开追求,渐渐走到了一起。

第二天上午,杨波坐门诊,病人非常多,一直到下午两点还没看完上午的病人。杨波口干舌燥。最后一个病人进来的时候把杨波吓了一跳,竟然是昨晚的醉汉。

“杨医生对不起,我昨天喝多了。真是抱歉。”醉汉一脸歉意。

“哦,没事,你哪里不舒服?”杨波接过就诊卡,看到男人的名字叫黄俊,细看之下,还真的挺英俊。

“昨晚我喝多了酒,迷迷糊糊地回家,今天上午一起床,就发现小腿疼得不得了,估计骨头受伤了。昨晚喝断片了,都不知道怎么受的伤。”

杨波心里有些奇怪,怎么这几天有这么多莫名其妙受伤的人。他细心给黄俊做治疗处理。黄俊伤得不算严重,回家好好修养就行了。

黄俊看完了病,还坐在门诊室里不肯走。

“还有事儿么?”杨波一边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一边问道。

“杨医生,我昨天那么对你,你今天还这么对我,我挺感动的,有几句话想跟你说说。”黄俊搓着双手,挺不好意思。

“这是我应该做的。”杨波不想怎么搭理他。

“这几句话你一定要听。我憋了很久了。”黄俊的脸色很严峻。

杨波看着有点奇怪。“什么事?”

“关于你女朋友田琪的。”

“不该说的别乱说。”提到女朋友,杨波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你别生气,听我说。其实我跟田琪早就认识了,一个学校的!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我们谈了恋爱,后来毕业了,她甩了我,找了你。”

“你想表达什么意思?我对她的过去没什么兴趣。”

“你听我说!我是为了你好。我也不怪她,毕竟我自己条件不太好。她跟着你是她的造化。但是半个月前,我在外面吃饭,看到田琪跟着另外一个男的在一块喝酒,很亲密的样子!那种亲密绝对不是普通男朋友。我过去质问她,她身边的那个男的很不高兴,说我多管闲事,和我打了起来。我的兄弟多,把他们揍了一顿,给那个王八蛋脑袋开了瓢,哈哈哈。扯远了,我是想说,你家田琪在外边有情况!那个男的好像也姓杨,叫杨东。这个杨东当天晚上去你们医院看病,还揍了你一顿!”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无图无真相,我有证据。”黄俊掏出手机,打开相册,其中一张图片赫然是田琪和另外一个男人搂在一喝酒的画面。正是这个男人给了杨波印度阿三的造型。

杨波很生气,咀嚼肌不停颤动。

“杨医生,我看你是个好人,我才好心提醒你。你自己好自为之。”黄俊一瘸一瘸地离开。

待黄俊走后,杨医生愤怒地带上诊室的门。

他整个下午都不在状态。

晚上回家,田琪正在做饭。

杨波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昨天那个找你麻烦的男人,叫什么黄俊的,来找我了。”

田琪身子一僵。“他找你干什么?”

“他骨折了,来找我看病。恶人要恶报。”

“哦。”

“上次打我的那个病人,我也见到了,叫杨东,黄俊说他把杨东打了一顿,把我报仇。”

“是么。他倒是个好人。”

“你认识黄俊不?”

“不认识。”

“不认识就好。”

杨波的心渐渐冷了下来。田琪在说谎。他疲惫地窝在沙发里,打开电视。眼睛盯着电视新闻,但是四肢百骸里都是无明业火。没想到田琪这么贤妻良母的人一直在隐瞒真相伪装自己!

不对,他凭什么相信黄俊的一面之词?黄俊并不能证明他和田琪谈过恋爱,说不定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暗恋!他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重新燃起希望!他又问:“那杨东估计你也不认识了。”

“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一直提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没什么。今天科室里的几个老医生一直在讲古,说封建迷信善恶循环那一套。他们是新中国的专家教授,说起那些东西来却一套一套的,什么举头三尺有神明之类的。我才不相信有神明呢,不然我们尽心尽力给病人治病,病人还像对待仇人一样对待我们?”

田琪不说话了。

杨波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吐槽,该说的他都说了。他希望田琪能够明白他的敲打,他不愿意撕破脸皮,他想两人还能继续在一起。

电视机里在播放经济新闻。他突然看到吴茱萸的脸,听完新闻播报之后,他自言自语:“原来吴茱萸是郑途的老婆,怪不得这么眼熟的。”

“郑途是谁?”田琪在厨房里问、

“咱们江城有名的富豪,各大经济新闻里经常出现他。”

《罚罪》 精彩点评

神作,可以和罪恶之城比一比了,感情戏比不上,但对我这个合理党来说看的很舒服,除了格局小跟玻璃女主(艾尔,胡远亮)外没啥缺点了,想象丰富又能逻辑自恰,要是把罪恶之城里的苏海伦搬到这当女主(艾尔,胡远亮)就好了,再加点平行世界的戏就够了,但估计写完广义相对论没啥理论可以抄了,结局匆忙,社会改变写的也没有啥味道,这里如果应该让老白牛写那这书就可以升天供我膜拜了,后面的一世之尊看的让人头痛,又水又糟心,巅峰后面是谷底啊。

罚罪

罚罪

作者:西门瘦肉类型:奇幻灵异状态:已完结

神作,可以和罪恶之城比一比了,感情戏比不上,但对我这个合理党来说看的很舒服,除了格局小跟玻璃女主(艾尔,胡远亮)外没啥缺点了,想象丰富又能逻辑自恰,要是把罪恶之城里的苏海伦搬到这当女主(艾尔,胡远亮)就好了,再加点平行世界的戏就够了,但估计写完广义相对论没啥理论可以抄了,结局匆忙,社会改变写的也没有啥味道,这里如果应该让老白牛写那这书就可以升天供我膜拜了,后面的一世之尊看的让人头痛,又水又糟心,巅峰后面是谷底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