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梦华胥》和华胥梦同曲的歌曲 08侮辱(中) 一梦华胥精彩内容

《一梦华胥》和华胥梦同曲的歌曲 08侮辱(中) 一梦华胥精彩内容

发布时间:2019-07-16 16:05:5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塔以以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一梦华胥》是塔以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布迪,珂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荒漠的温度变化大,白天地表温度可高达六七十摄氏度,而晚上温度都不知道有没有十度! “好冷……好冷……阿娘……我冷……水……”布迪

>>>《一梦华胥》在线阅读<<<

《一梦华胥免费试读


荒漠的温度变化大,白天地表温度可高达六七十摄氏度,而晚上温度都不知道有没有十度!

“好冷……好冷……阿娘……我冷……水……”布迪珂莘紧闭着眼睛,嘴唇泛起白皮,下意识的蜷缩起来紧紧地抱着自己,嘴里不知道呢喃着什么。

布迪珂莘的手四处摸索着,偶尔在地上爬一小段距离,想找一个可以遮挡物什么的,然而在这荒漠中,方圆百里里都不知道有没有一棵小草。

“大哥……你说这可怎么办!过些天风暴就要来了……这……”

远方一群穿着粗布麻衣的大汉往布迪珂莘这个方向走来。

“大哥你说,这天气,鸟都早就跑了,为什么寨主他还不安排我们……难不成?”

“别瞎说!寨主肯定自有他的安排,我们趁着风暴还没到,赶紧准备粮食不然……哎哟喂!我的亲娘啊!”那个被叫做大哥的大汉被躺在地上的布迪珂莘绊倒在地。

“诶呦我去!这,这不会是死尸吧?!”大哥猛的跳到一丈远,推攘了一下离他最近的小弟,“石头!你去看看!”

石头脚肚子打晃,颤颤巍巍的走到布迪珂莘旁,用脚踹了她一下,“喂!喂!”石头见她没反应,又踹了她好几下。

好痛……好累……我怎么动不了了?……

布迪珂莘试图把自己往边儿挪挪,但身体好像不听使唤,无法动弹。

“大哥!大哥!她她她好像死了!”石头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不会吧?”

虽然他们是劫匪,整天就欺善霸弱,他们也伤过人,可,可毕竟没杀过人啊!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死人。

“石,石头,你你你去探探她鼻息……我刚,刚好像看她动来着!”

“大哥……这……不会是诈尸吧?”

布迪珂莘听到周围的说话声,“救……救我……”

“好像说话了?”

“石头,把带她回去!也许——可以献给寨主……呵呵哈哈哈哈!”大哥摸索着下巴,像是想到什么绝妙的计儿。

布迪珂莘就这样被人拖了回那个强盗劫匪遍布的山寨中,等到她终于能睁开眼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竟然衣不蔽体的躺在一个台子上,周围都是大汉,可他们基本都是自己干自己的,没有人在意这个令人羞耻的女子。

布迪珂莘长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类似小孩的哭喊声。

不过,还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醒来了?”一个戴着带有黑色纱帘的斗笠的男人走了过来,男人的衣服布料跟其他人一样是粗布麻衣。

可这个男人给布迪珂莘的感觉异于他人,他看起来像是这里的主人,所有人都像他行礼,并尊敬的像他问好,他们好像称他为寨主?是这个男人救了她的吗?

可是男人并没有和她进行交流的打算。男人将她扫视了一遍,便转向手下们,说:“清理干净了没?吉时快到,清理干净就赶快准备进行仪式!”

清理?仪式?这是要干什么?

布迪珂莘茫然的看着他们走向自己,他们手上还拿着刀和不知道装着什么的大桶。

她想要离开这里,想要跑,可是浑身都动弹不了,像是被钉子死死地钉在台子上。

一个大汉拿着一根藤条,将她身上仅剩的布料也拽了下来……

《一梦华胥》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塔以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布迪,珂莘)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塔以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梦华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布迪,珂莘),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梦华胥

一梦华胥

作者:塔以以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塔以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布迪,珂莘)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塔以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梦华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布迪,珂莘),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