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挥墨江山》挥墨书不进 第十一章 百里米 挥墨江山章节列表

《挥墨江山》挥墨书不进 第十一章 百里米 挥墨江山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20-05-22 20:34:19编辑:百小白来源:恺兴文化小说作者:殊玉 状态:已完结

《挥墨江山》是殊玉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挥墨江山》精彩章节节选:“姑娘,奴婢侍候您回房梳发。”青戈也看见了沈天殊,在她身后低声道。展玉摸摸半湿不干的头发,倒也知晓自个这样子不大规矩,让打扇的小婢

>>>《挥墨江山》在线阅读<<<

《挥墨江山免费试读


“姑娘,奴婢侍候您回房梳发。”青戈也看见了沈天殊,在她身后低声道。

展玉摸摸半湿不干的头发,倒也知晓自个这样子不大规矩,让打扇的小婢前去招呼沈天殊,她随着青戈回了房间。

片刻过后,她梳妆整齐的出来拜见沈天殊。沈天殊坐在书房里,正在翻看一本书册。

“参见郡爷。”展玉福身拜下。

“可还习惯?”沈天殊放下书,抬头示意她坐下。

“这几日是民女过得最舒适的日子,还要多谢郡爷。”展玉笑道,目光在他受伤的胳膊上溜了溜,没看出异样。想来这几日也养的差不多了。

沈天殊点点头,“展姑娘平日喜欢做些什么?”

展玉指尖点了点唇瓣,“吃东西算不算?”

沈天殊一笑,“本王的意思是,展姑娘擅长什么?”

展玉握拳抵拳,干咳了声:“挖矿算吗?”没错,她在现代就是个苦逼的采矿工程师。

沈天殊怔了怔,不觉仔细盯了她片刻,遂又问道:“那展姑娘可有想学的技艺?”

“药理学吧!”若是学了,指不定就能将体内的毒给解了。

沈天殊颔首,“明日本王便安排药师教导你。”

展玉诧异的看着他。

“此次将展姑娘牵涉进来,本王心中愧疚,且本王觉得与展姑娘颇为投缘,有心结此善缘。展姑娘既无家亲,也少财帛傍身,不若学一门技艺,也免生活窘困。”沈天殊言语诚挚。

展玉心中一动,看来他是真的打算找人来教她药理。这位廉郡王当真是好人啊!

她起身拜下,诚挚道谢:“多谢郡爷。”她心底有些激动前她被下毒后不是没去找过大夫,结果还没踏进医馆便被监视她的人给打晕了,让她毒发生生痛了整晚。

而今她住进廉郡王府,监视她的人似乎不见了踪影,想必是有所忌惮,不敢再无时无刻的监视。如果沈天殊请来的药师厉害些,她是不是就能把毒解了?解了毒,她又何必再听那个狗屁主人的命令?

抱着这种企盼,展玉激动了整晚。次日午后,炎庆带着一位白巾翠袖、肩挎药箱的年轻女子而来。

展玉兴奋的将这名面无表情的女子迎进了房间,“师傅,何时教我药理?”

“百里米。我不是你师傅。”女子冷冷道。

展玉一愣,旋即干笑一声:“是,百里师傅。”好吧,专家都是有脾气的。沈天殊找来的人,应该有几把刷子。

百里米将药箱搁在桌上,“从今日起,我住在这里,叫人再辟一间药室出来。”

“好,好。”展玉满口答应。反正不是她的地方。

百里米打开药箱,从里取出一本药经,丢到她面前:“五日内背熟这本药经。”

展玉笑脸微僵,拿起面前半指厚的药经,“百里师傅,要全部背下来吗?”

百里米冷冷看她一眼,“不想背可以不背。”

她挑衅的眼神登时激起了展玉的斗志,她一拍胸脯,大声道:“当然可以背下来。不过,”她大眼一转,“我近日有些不适,百里师傅能否给我看看?”

百里米没做声,指尖一动,展玉骤觉左腕一紧,定睛一瞧,腕间赫然绑了根红绳,而红绳的另一端则牵在百里米指间。她微微敛眸,显是在切脉。

悬丝诊脉?!

《挥墨江山》 精彩点评

有人没写作者(殊玉),而是把主演挂到了起点,有点意思。这《挥墨江山》没法像我往常那样分析评价。因为,你能相信么,这么多字,只是写了个情绪。不是鹿晗不适合,而是没人适合。主角(沈天殊,展玉)既是江南,又是曾经的你我。是千千万万少年时期的青涩和怯懦。是那少女早熟让人迷恋却又永远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没有少年得志,没有勇往直前,只有一时的奋不顾身和得不到的怅然无措。那条没有目的地的短信,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就像无法入眠的夜晚,一条探出水面的鱼怎么努力也吸不到氧气。就像控制不住的手,机械式的拿起又放下却组织不出想要说出的语言。想起一个单词,petrichor雨后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

挥墨江山

挥墨江山

作者:殊玉类型:穿越状态:已完结

有人没写作者(殊玉),而是把主演挂到了起点,有点意思。这《挥墨江山》没法像我往常那样分析评价。因为,你能相信么,这么多字,只是写了个情绪。不是鹿晗不适合,而是没人适合。主角(沈天殊,展玉)既是江南,又是曾经的你我。是千千万万少年时期的青涩和怯懦。是那少女早熟让人迷恋却又永远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没有少年得志,没有勇往直前,只有一时的奋不顾身和得不到的怅然无措。那条没有目的地的短信,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就像无法入眠的夜晚,一条探出水面的鱼怎么努力也吸不到氧气。就像控制不住的手,机械式的拿起又放下却组织不出想要说出的语言。想起一个单词,petrichor雨后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