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朔应门》朔门街的地理位置 别扭受 朔应门straight(直人文)

朔应门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朔应门》为此木落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袁无机 ”维夭看着这信,未免有些意外。 低声一笑,拿起木做的小玩意。 木雕远看还显得精致,但仔细看来,这手工处理得未免有些笨

|更新:2020-01-16 08:30: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朔应门》为此木落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袁无机 ”维夭看着这信,未免有些意外。 低声一笑,拿起木做的小玩意。 木雕远看还显得精致,但仔细看来,这手工处理得未免有些笨

《朔应门》免费试读

“袁无机...”维夭看着这信,未免有些意外。

低声一笑,拿起木做的小玩意。

木雕远看还显得精致,但仔细看来,这手工处理得未免有些笨拙,像这眼睛,竟硬生生地戳到了嘴巴之处。

这无机公子虽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但举手投足之间也是随性,并未让人有距离感,况且三番四次帮助她,如今又送礼物。

维夭不敢揣摩他的心意,这藏娇阁最终还是是非之地,等哪天离开了这里,这城中也必定不会逗留太久,袁无机为人仗义,若是以后有事连累了他可如何是好。

如今这城中她已无依无靠,还是不要与人太过亲近为好,他日等袁无机归时,定要好好谢上一番。

转眼已是入秋的时分,天气微凉,后院的植物凋谢,不禁又萧瑟了几分。

藏娇阁这几日来生意越来越清淡,说不出什么原因,蓉姑也一直在纳闷,但见藏娇阁又未有什么差错发生,只能作罢,蓉姑一连几日都在生闷气,阁里所有人都日日惧怕,生怕触犯蓉姑,引她大怒。

维夭也不解,藏娇阁自《凤玄曲》之后,一直名声大涨,这生意比起以前可谓是有起色了不少,这二曲一出,终曲还未登场,本应更加有人气,但这几人生意又回归最初的状态。

一日下午,维夭在后院琢磨舞谱,阿南偷偷走出后院与她打闹,阿南最近精神一直不错,偶尔还会与她说上几个字,但总是吱吱呜呜的,听不清他说什么,他高兴时便指手画脚,维夭虽看不懂,但也由着他。

维夭几次走去杂院,都撞见柔彩在杂院收拾,见维夭进来,打声招呼,然后继续干活,维夭几次好奇想发问,这照顾阿南显然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柔彩身为藏娇阁的丫鬟,平日里杂活就干的不少,空闲时间还要来照顾阿南,但柔彩生性腼腆,似乎不怎与阿南说话,因此阿南与她也未有多亲近。

终曲登台的时间越来越近,然而订座的人显然比前几次的人少了许多,阁里人搞不清原因,也只能尽力地去筹办这最终曲的宴席。

半月过去

今晚终曲登台,维夭仔细想想,从最初的一曲初登到如今,已经过去两个月的时间了,她来着藏娇阁竟已也快有半年之久,从四月的春爽到如今的秋凉,她暗自想,衣服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维夭姐姐,这是新送来的衣服,蓉姑叫你尽快换好,要准备施妆了。”丫鬟把衣服放好,转身离开。

维夭摸上衣服,衣服显然比上次的沉重,玄色绸衣作底,领子绣上金丝的羽毛绣花,外衬配上血红罗裙衣,外领滚金边,肩上两只浅金欲火凤凰翻滚,腰系玄红相间绸腰带,下摆几丝青萝纱,长袖坠地,一泻千里。

终曲没有了飞天舞的部分,但最后却以飞上高空作结尾,换上衣服,施好妆容,等待着上场。

晚宴氛围依旧融洽,几位表演的姑娘也竞相被几位男子看中,厅前无不是饮酒取乐,男女畅谈的场面,悄悄走出后院,倚在门后观望。

虽生意不比前两次,但二楼阁房也被包满,维夭看向二楼最后一间,一位男子背对着坐在椅子上,拿起杯子正在喝酒,对着前厅的帘子正敞开着。

看到此状,维夭没有多想,转身走回后院,等着晚宴的结束。

“好了好了,你们几个,去把前面收拾一下,维夭,该你上场了。”

听到蓉姑唤她,便跟去前厅。

前厅知道了凤玄准备上场,霎时安静了下来。

灯光暗下,维夭走向台中央。

单手弯曲垂肩,右手兰指高举,定身。

顷刻,奏乐响起。

依照奏乐的节奏舞动,一开始便激昂,令人振奋,维夭努力挥动着衣袖,配合着的伴舞在她周围萦绕。

奏乐乎转,动作早已烂熟于心,维夭回想着舞谱,配合奏乐,演绎出玄凤此时的感情。

此时,观众的议论声渐渐变大,平时虽时不时也有人在评头论足两句,但是今晚的气氛总让人感觉到一丝怪异。

动作到台前,维夭试图想听清楚他们讨论着什么,因专注与动作,奏乐和周围的伴舞扰乱着,维夭在尝试后依然只能听到稀稀疏疏的话语声,只好作罢。

回到舞台中央,抬腿后倾,翻身而站立,动作迅速,若是平时,维夭料定台下会有拍手叫好的人,可如今,动作完成后,只听到几个人拍手。

此时维夭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感觉,但是奏乐未停,她也不能停下,舞蹈快到高潮的部分,伴舞迅速下台换装,只留她只身在台上,旋转落地,微微站起,婀娜的身影在奏乐起伏间来回舞动,正欲伸脚大步跨向前。

“砰!”

正想着施展下一个动作,却被一阵响声惊吓到,台下一片哗然。

维夭站定身,只见一只碎掉的茶杯在她脚边,滚烫的茶水洒在舞台上,留下阵阵热水泼洒来的水汽。

维夭被方才的一声吓得惊魂未定,她看向观众席,人们纷纷向着投杯的男子望去。

奏乐也被暂停,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我听说这藏娇阁乃是城中第一家表演《凤玄曲》的地方,今日来这看了看,也不过只是抄袭红香楼的一群败家娘们!”投杯的男子站在场中央,说完,便抓起桌子上的酒壶,朝地上扔去。

酒壶落地,顿时四分五裂,清脆的声音在此时尤为刺耳。

蓉姑见状,连忙从台侧上来:“这位公子,这里是藏娇阁,不是红香楼,今天是我们藏娇阁《凤玄曲》的终曲表演,若你是红香楼的人过来捣乱的,来人呀,将这位公子请出去。”

城中人人皆知,藏娇阁的对头乃是城东街头的第一大女子坊红香楼,容姑此次更是想借《凤玄曲》压下红香楼的风头,如今听到有人在这个时候说起红香楼,必定是火冒三丈地。

“各位,我跟你们说,这藏娇阁,分明就是抄袭的!”男子站上椅子,对着观众们说“早在三天前,红香楼已经把《凤玄曲》的前三曲表演完了,是由红香楼的沁芝姑娘表演的,大家知道沁芝姑娘吧,她可是红香楼的芳魁头牌啊,就在三天后,第四章就要登台了!”

大家听到后,纷纷议论,维夭虽不知道这沁芝是何方人物,但是见到观众反应如此之大,肯定来头也不小。

维夭呆呆地站在台上,原本好好的终曲表演,从红灯绿酒的观赏顷刻间却变成了现在的议论纷纷,她站在原地,有点无措地看着容姑。

“这不,藏娇阁抄袭《凤玄曲》不说,还蒙骗我们,说是原创,借此吸引我们过来,其实根本不是!大家别被他们这群骗子骗了,改日我们去红香楼,看沁芝姑娘一展舞姿,红香楼的媚娘说了,那日前去的客人们,酒水一律不收钱!。”

“好!...好!好!”底下的观众皆拍手叫好。

闹事的男子摆明着是为这红香楼说话,丝毫不给藏娇阁面子,观众不知事情原由,只能被那个男子的言语带着走。

维夭不知所措地站在舞台中央,迷茫地看着蓉姑,只见蓉姑一脸愤怒,说到:“我们藏娇阁何时需要抄袭红香楼,这舞谱,乃是我亲自编舞编曲,你无缘无故在我这闹翻,有何证据证明是我们抄袭!”

“证据?这几日全城尽知,红香楼的芳魁头牌,沁芝姑娘,一连三日表演了《凤玄曲》的前三曲,而你们藏娇阁,这第三曲今日才开门登场,不巧,你们的舞蹈动作,与沁芝姑娘的可是一模一样,各位,三日后,《凤玄曲》第四章就要登场了,你们还要在这抄袭的地方看吗。”

“你胡说,《凤玄曲》只有三曲,何时来的第四曲?”容姑越来越生气,一气之下,竟把手中的扇子扔向那男子。

“你们看,这婆娘知道被人戳破了,急了”那人说着说着,笑了起来“你们这种抄袭的,当然没有第四曲。”

蓉姑生气得几乎冲下台去,维夭急忙拉住她。

“唷,这急了的娘们可是会打人的,这不,你说你们不是抄袭的,那你们有本事就赶在红香楼之前,把第四曲拿出来给大伙们看看啊!”

维夭扯着蓉姑的衣袖,试图平息她的怒气。

维夭上前一步,说道:“这位公子,你不也是无凭无据说我们抄袭吗,况且,我们在最初登台的时候已经说了,这《凤玄曲》一共只有三曲,且从未改口,如今这红香楼也只是比我们先表演完,况且我这里的终曲还未落幕,你怎知我们这动作结局与红香楼一模一样,这《凤玄曲》乃是藏娇阁两月前已经开始登台,我也可以说,是你们红香楼提前抄了去,再无端编出一个第四曲来诬陷我们。”

说着说着,维夭未免有些底气不足,毕竟自己,也从未过问蓉姑关于这曲谱的事情。

此时蓉姑已派人把观众请出去,发生这些事情,这终曲怕是不能顺利落幕了。

那人依然不依不挠地说着抄袭的话,蓉姑不得已,叫人把他们全部赶了出去。

酒席已经结束,丫鬟们匆匆忙忙地收拾着残局,酒杯被摔地满地皆是,原本应惊艳四座的终曲现在却变得啼笑皆非的丑闻,藏娇阁闭门不见,像是一瞬间沦为了城中的笑柄。

维夭跟随蓉姑回到后院,后院被收拾得干净,一点也没有前院的气息,相比之下,潺潺细流声令人心旷神怡,望着池水,空气微凉透入纱袖,仿佛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蓉姑在池边的石凳坐下,维夭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容姑就这样坐着,脸上充斥着不解与愤怒,此时本应该安慰容姑,可是却不知如何开口,只能杵在那里。

月亮变得越来越明亮,仔细

《朔应门》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凤玄,沁芝)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凤玄,沁芝)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此木落)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此木落)了,只希望主角(凤玄,沁芝)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