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浮生二两》浮生之二 御姐 浮生二两NP文

浮生二两

婚恋已完结

新书《浮生二两》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二两桃蹊,主角张一弦,望舒,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好像毫无任何防备,身后稀稀梭梭的凌乱的脚步声响也装作听不见,几十个与制住张一弦的歹徒一样的现代装扮戴个遮脸大面具的年轻人,手持着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9 08:34: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浮生二两》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二两桃蹊,主角张一弦,望舒,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好像毫无任何防备,身后稀稀梭梭的凌乱的脚步声响也装作听不见,几十个与制住张一弦的歹徒一样的现代装扮戴个遮脸大面具的年轻人,手持着

《浮生二两》免费试读

好像毫无任何防备,身后稀稀梭梭的凌乱的脚步声响也装作听不见,几十个与制住张一弦的歹徒一样的现代装扮戴个遮脸大面具的年轻人,手持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武器欺身而来。

而兀自忘我的、正准备舍生取义的,此时极巨悲情感的张一弦望着对面的那一幕,那些个熟悉的身形,那些个即使长大也会偶尔在张一弦午夜梦回里想到就泪流满面的身影,此刻真真正正的站在了她的对立面,现在的人都好奇怪,总以为遮住脸就谁都不认识了,世事虚妄又可笑,你是遮住了自己还是遮住别人?

你们走了怎样的路,叫我怎么对以前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怨无悔,我对得起你们,却对不起那堆累累白骨,对不起千万人。不该再有人为这些个陈年旧事再无辜送命了。蓄满了泪水的眼睛,压抑着诸多悲悯,张一弦努力的喘了口气“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拖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罪恶的源头是我,但可惜我伎俩微末,上不了台面,“徐陌,以后就拜托你帮我收拾烂摊子了”说完上下牙那么使劲一阖,悲壮至极。

“哎我去,哎我去,这都演到咬舌自尽了,咱俩再在这儿偷懒看戏,回去就得被王打死”“嗯,这位尊主,可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呀,令人好生敬佩呀”说着望舒、飞廉匿了身形,以对面凡夫看不见的速度,悄摸的又躲在了张一弦身后的废土瓦砾里。

再说张一弦,以为咬舌就能自尽,坚决不拖累战友,准备英勇就义之时,那双掐住她脖子的手以神鬼莫测的角度,瞬间的就卸了她的下巴。而对面的希夷王,竟然破天荒地的觉得他俩能是志同道合之人——卸的好呀。

“希夷王,徐陌?好本事呀”

“彼此彼此”

对立二人各自嘲讽着对方,一时间谁也没有去顾看一下张一弦,由于被卸了下巴,口水来不及吞拢的,有些顺着嘴角留下来,翻着个白眼,看起来像个傻子。

也就在此时自以为趁着希夷王不注意,那十几个人便从背后发起了攻击,张一弦身后的歹徒,稍微放松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好整以暇的等待着传说中的希夷王身首异处。而张一弦动不了说不了,剧烈的挣扎看起来也只是摇头晃脑,只显得痴傻更甚。

战场上谁先放松戒备,必然就谁先失败,甚至连对手多少人到底什么能耐,都没有搞清楚,自以为从容却荒唐至极的就上来开打,脑子是个好东西,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望舒、飞廉就是从那十几个人疯了一样上来找死的时候,从背后偷袭的匪首,大家都从背后干,各凭本事,各安天命。望舒的武器是一把带着长长刀柄的弯刀,一阵风刮来,张一弦就觉得卡在脖子上的力道瞬间的清减,然后一阵带着腥气的温热溅了满脸,然后紧接着就被一只手拖走,被拖走的时候因为是侧着身,便终于正面的对着了劫匪,眼看着他胸膛一柄长剑刺透而来,那是飞廉的剑从背后而至,正中的插在了心上,直到安全区域张一弦才被放开,被卸掉的下巴被望舒安了上去,脖子上还卡着被齐肩而断的手臂,也被望舒拿了下来,随手的丢弃在地上,张一弦就那么站在那里任着望舒摆弄,看着不远处被扎了对穿的人,事实就那么毫无防备的被扔在了眼前,不管你接不接受,那带着面具的眼睛直戳戳的盯着张一弦,一眨也不肯眨,像是愤恨,像是绝望,又像是解脱。拼尽全力的张一弦用手掰过自己的脸不去看他,真正的战场在那边,敌人还未至,希夷王就从容的从上捡起了骨棒,拍了拍尘土,轻轻往后一挥,一切烟消云散,尘归尘土归土,那感觉像是做了个荒唐的梦,见事情解决,望舒、飞廉就毫不犹豫的一个放人一个抽剑,嗖的就飞走了。时光像是被定格了很久,久到狼烟四起的战场越过沧海变成桑田,没有了不可一世的希夷王,只剩下听到徐陌两个字就开始不知所措迎风猎猎作响的长袍,还有被抽剑而去之后惶然倒下大面具,以及被噩梦折磨的张一弦。

好久的风从远古吹来,还有地动过后不知名的鸟儿在头顶清啼而过,有些幸免于难的参天古木格外显得孤苦伶仃,张一弦那蓄满泪水的眼眶早就被风吹干,希夷王站在远处,不敢往前走一步,而等待着被宣判的又何止他一人。

张一弦使劲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从地上捡起了被望舒随意丢弃的手臂,走向那个刚刚还劫持她的人,他躺在原地血潺潺的往外流,没有人能帮他止住,也没有人想帮他止住,见张一弦向他走来,他急切的喃喃的想说些什么,可惜却发不出声音,张一弦走到他眼前,蹲下去端正的将手臂摆在了断口处,我还能为你做的不过是让你死后还有一份全尸。

说不出话来的面具人,终于重新换了个方法,他艰难的抬起未受伤的另一只手,覆到自己的脸上,想摘下面具,却被张一弦拼尽全力的按住,一个用尽最后的生命想要摘掉,另一个拼尽全力的不允许,急切的眼泪,从面具底下一串串的淌过,最后都变成了绝望的呜咽,张一弦也通红着眼眶,倔强着又带着决绝,眼泪不会流下来,我也不会松手,直到你放弃,直到你死,都带着你的面具。能不能不要摘下,我的半生太不容易,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所以直到咽气,直到身死,手臂还绝望的放在脸上,面具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被拿下,太阳将落未落,只剩残阳一抹,山那边的学堂里还有清脆稚儿背书的声音传来“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忍了许久的张一弦,狠了许久的张一弦,突然就坚持不住了,背过身去,蹲在地上,无声无息的眼泪淌了满脸,儿时她经常用这首诗嘲笑他,笑他不识货,不认识她这尊真神,笑他愤慨社会,却犹不知自己努力。现在的张一弦才知道,有些事不能做,真的会有报应,她用诗人的家国情怀调侃别人,被调侃的成了反社会人格报复了社会,而出口成祸的她一屁股烂债。

远处的徐陌,终还是忍不住,缓步走来,他同样的蹲在了张一弦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张一弦却犯了脾气,往旁边挪了两下,依旧不肯起身。徐陌无奈的叹了口气,弯起腰,想要横抱起她,该回家了。却不知张一弦更拧,看也不肯看他一眼,就一把推开他,然后伸手抹干鼻涕眼泪,自己站起身来,决绝的将自己走成了一道孤独的背影。我自天地间而来,亲人朋友都是虚妄,同样我也不需要你,你本身就是一个谎言,我一点都不想要,我要回家,可哪儿才是我家。

罪恶的时钟在这里停了摆,买凶的,卖凶的都被就地打死了,剩些个小喽喽顺着那山高一样的证据都被正义的人民警察薅出来该审的审,该判的判。张一弦到现在才清楚的认识到,年少时那诸多磨难的经历,犹如噩梦一般,时时刻刻盘踞在她们胸口,意志不坚定的都被拖入了深渊,成了报复社会的刽子手,哪怕你给他们打开了自由的窗户,也只不过是放恶鬼出了笼而已,而良知在恶鬼面前一文不值。

听长白的声音

希望携我而来

躲进淤泥的花坛

人心比鬼神更可怕

终年积雪不化的长白山,在三叔的书中有一扇巨大的青铜门,门的背后是世界的终极,他用十年的时间挖了无数填不满的坑,坑了一代稻米,张一弦便是其中之一,小说家有时候真的很奇怪,科幻的会变成现实,而历史真的好像被不停的揭露,张一弦就想看看他能蒙对多少,可万没想到她跟着小哥走完别人的一生,当十年之后大家呼朋引伴的要同小三爷一起接他回家的时候,张一弦哭得像个泪人,有谁能用一生换我十年天真,同样是长白山下来的,你咋命就这么好?嗯?张起灵……

长白山下有一座村庄叫做白龙村,这里的民风彪悍而又护短,对外特别的团结一致,外来人很难融入到这里,张一弦住在这里三个月了,也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要不是手里有点钱可以雇人干活,恐怕能搭理她的人也没有几个。这里并不与世隔绝,经常有旅游的人来到村子里吃饭住宿,村子里大部分的收入也正是借此,长白山被发展起来的旅游业三叔也算出了一份大力。每日清晨起来看看不远处的山顶,皑皑白雪,终年不化,张一弦说是回家却总是没有勇气,自有意识就开始存在于人类社会,周身的烟火,怎么散也散不尽,我可能人厌鬼弃。

唐七偶尔的还带着张燕三岁大的小女孩来看看她,嘲笑着张一弦说他们是来慰问孤寡老人的,小孩子是最有活力的,跑来跑去在还不算太熟悉的地方玩个不亦乐乎,隔个三不五时的还摔上一跤,张一弦坐在院子里向阳面的小马扎上看着她,总觉得她有点手脚不太协调,但又想想才三岁,是不是还小点,不能用大人的行为去衡量她,转过头问倚在门口的唐七“过完年,婉婉该上学了吧”

《浮生二两》 免费阅读章节

《浮生二两》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张一弦,望舒)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张一弦,望舒)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张一弦,望舒)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