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温僖贵妃传》清宫温僖贵妃传 在线阅读 温僖贵妃传傲娇受

温僖贵妃传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容悦,应是的小说是《温僖贵妃传》,它的作者是李叙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容悦正心烦着,就听人传报东珠回宫来了。 东珠难掩倦色,由暮云伺候着摘了薰貂缀硃纬贯东珠的翟凤冠,换了件家常的衣裳,略进了些糕点,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20:30: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容悦,应是的小说是《温僖贵妃传》,它的作者是李叙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容悦正心烦着,就听人传报东珠回宫来了。 东珠难掩倦色,由暮云伺候着摘了薰貂缀硃纬贯东珠的翟凤冠,换了件家常的衣裳,略进了些糕点,

《温僖贵妃传》免费试读

容悦正心烦着,就听人传报东珠回宫来了。

东珠难掩倦色,由暮云伺候着摘了薰貂缀硃纬贯东珠的翟凤冠,换了件家常的衣裳,略进了些糕点,便没了胃口,坐着和容悦说体己话。

“才我已问过朝霞几个,今儿亏得你命大,侥幸躲过一劫,那个小赵子,我定不会就这样算了。”她说着,咬一咬银牙,想起恭亲王插手一事,心中又不免要为此打算打算,她拉着妹妹的手嘱咐着:“此事万不可露半个字出去,即便是与你投契的那几个女眷,也不可知会。我已警告过你那两个侍女,宁兰是家生子,又死忠于你,想来不敢有异心。那个和萱是聪明人,主仆一体,你毁了她也落不着好,不过,总归还是要盯紧些个,可记住了?”

容悦听她语气中满含担忧与威严,心中感动,自然连连应是,道:“那两个轿夫也是宫中的人,能否问问他们?”

东珠微微摇头,发髻上插着的鎏金凤钗上凤口吐出的流苏微微摇曳,被残阳的微光一照,影子在清瘦的脸颊上轻轻摇晃:“听上去那小太监非同寻常,想来他主子定是有备而来,事情延搁到这会子,浅表的痕迹人家自然已经毁干净了,此事只能细细的查,慢慢的挖。”

容悦是知道姐姐的能耐的,想当初钮钴禄家落至那般境地,她都能依靠自己慢慢挽回太皇太后和皇帝的信重,世上还有什么事能难倒她?

想到不知道那太监身份,自然搞不清楚他的来头的用意,容悦不免又担心起来:“虽不知那人用意,但多半是冲着姐姐来的,姐姐孤身一人,可要多多留意,切莫遭了人算计。”

东珠冷笑道:“这宫里的明枪暗箭几时少了,就是拿我无计可施,才会找你下手。”说到这转开了话题。

容悦又把府中的事说给她听。

东珠虽仍有忧虑,神色却轻松许多,轻叱道:“法喀也太过不成话,你是怎么管教他的?”

容悦撇撇嘴,只道:“他如今已有了媳妇儿,我也不好管的太宽。”

东珠见妹妹俏丽的脸上尚有几分懵懂,不禁心下暗叹,到底还是小孩子,承受这些已属不易,遂道:“这事你不必Cao心了,我自会选个稳妥的送去觉罗氏身边伺候,倒是……法喀有个通房丫鬟,唤作巧鱼儿的,你回去便把人撵到庄子上配人罢。”

容悦也几次耳闻巧鱼儿生的极好,人物风流,样貌也好,只是跟法喀有些不大规矩,正不知是否发作,谁料姐姐竟先提起了,道:“正是呢,想着此事梅清出手多少不便,原本打算将人调到针线上去,她针线上是出色的,那里活计也不累,更重要的是离法喀也远些。”

东珠不置可否:“这蹄子心计深的很,留在府上没得叫她勾引坏了爷们儿,不可手软,没发卖已经是顾念情分了。”

容悦解释道:“她到底是伴着法喀长大的,只怕法喀舍不得,再……”

东珠嗤笑:“得了罢,我单看法喀敢为她作出什么妖,若真真儿的情深意重,便放下身家富贵随了她去,左右还有尹德继承爵位,再不济,颜珠,福保也是听话的。”见容悦应是,又道:“上回给尹德找的先生乃是翰林院新点的翰林相公,听说你许阿灵阿也去旁听了?”

容悦咬咬唇,讨好道:“这事是我自作主张,她求了我来,况且阿灵阿这些年也算乖顺的……各府里应酬……大家都是相见的,也不好做得太过。”

磕!一声,东珠已经茶盏撂回桌上去,有些生气道:“你这Xing子,我说几次才能改些……”她原本就有旧疾,年尾才把旧账料理清楚,又赶上正月节,各宫及各贵族府邸元宵节的赏赐份例就够忙上几日,更别提每日里一堆鸡毛蒜皮的琐事,再加上近些日子Cao持太皇太后圣寿节,劳累过度勾起病根,情急间咳嗽起来。

容悦见她玉容消减,苍白憔悴,大为心疼,忙过去给她顺气,道:“姐姐别急,我…我错了…你若生气,便只管骂我出气,别气坏了身子……”

那边朝霞递过一杯温水,容悦接过,东珠就着她手里喝了两口,才顺过气来,冲妹妹道:“你呀,唉,叫我说什么好,你现在对她倒仁慈,可记得那时我们落魄她的情形,若是如今没有我在宫里撑着,法喀不能承嗣爵位,不是你掌家,她可会对咱们心软?”见妹妹低着头凝眉不语,心中连连叹息,道:“罢罢,都只教我一人做恶人罢,下月便寻个由头叫这先生自己辞了去。”

“那尹德的窗课……”容悦有些不赞同姐姐的看法。

东珠默然摇头,那边厢彩霞进来道:“主子,饭菜已做好,是否叫人端上来?”

东珠点头,彩霞熟络的摆放妥当,见东珠摆手,又躬身退了下去,一进一退俱是极有章法的。

见人影消失在葱绿撒花帘子之后,东珠道:“俗语云,七岁看老,阿灵阿这孩子是养不熟的。我再另外为尹德寻先生就是了。以后他们娘仨的事,你一丁点儿都不许管,知道没有。”

容悦也知姐姐是真心疼他们姐弟,又怕气坏她身子,忙道:“我记下了。”

想起立后之事,容悦又待开口,只见朝霞报说:“内务府总管侯庆忠来请主子示下,前儿乾清宫采买琉璃、永寿宫整修的事宜。”

东珠便要下炕,朝霞便过来为她穿鞋,容悦脚伤,也只能眼看着插不上手。

东珠道:“你且先吃吧,忙完这一桩,待会子还要盯着底下人收纳筵宴的桌椅餐碟,核对数目,又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

容悦素来料理中馈,也知这其中多少繁琐之处,这会子各人身上担着各人的差事,丢了坏了,也知找谁赔补。若当下对不上,日后找谁也难应承,加之姐姐如今连年缩减六宫开支,不仅采买销账管的更加严密,平日里的小细节也需仔细,便依姐姐吩咐用饭。

《温僖贵妃传》精彩评论

    粮草。后期非传统末日文。最开始我就是被简介吸引进去的“食金者寿如金,食玉者寿如玉”。虽然说这是一本末日文,有末日的秩序崩坏,肆掠的非人生物,还有经典的进化、丧尸一类,但是到了后期,就逐渐深挖起源,追溯人类的文明。并在中途穿插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在历史中创造着历史,形成着今后的即现在的地球。ps:萝莉大法好。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