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罚罪》罚罪手记 字母文 罚罪御姐

罚罪

奇幻灵异已完结

主角叫艾尔,胡远亮的小说是《罚罪》,它的作者是西门瘦肉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连忙收起手机。 果然,副局长一声令下,几个大块头民警出手,抢过艾尔的手机,删掉了录音和视屏视频,然后把他们赶出去。副局长冷笑道

|更新:2019-08-20 16:07: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艾尔,胡远亮的小说是《罚罪》,它的作者是西门瘦肉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连忙收起手机。 果然,副局长一声令下,几个大块头民警出手,抢过艾尔的手机,删掉了录音和视屏视频,然后把他们赶出去。副局长冷笑道

《罚罪》免费试读

她连忙收起手机。

果然,副局长一声令下,几个大块头民警出手,抢过艾尔的手机,删掉了录音和视屏视频,然后把他们赶出去。副局长冷笑道:“你们不要跟着胡闹,你们不知道这一块要拆迁改造吗?一切以稳定为主!孩子那么大了,怎么会丢呢?你们有时间闹事,还不如多考虑下拆迁款的问题。”

家长们窃窃私语,气势陡降。

“你们先回去吧,我们虽然没有立案,但是时刻关注着,一有消息就通知你们。”副局长和蔼笑道。

艾尔和张杰回市区。艾尔极其气愤:“看来得把这个事情曝光给媒体,让社会舆论监督他们!还好我有一手,知道副局长要翻脸,提前把录音备份了一份!”

“多谢你了!”

众家长的联名信、录音、图片等证据俱全,放到网上后,引起轩然大波。张杰又联系了他一个记者朋友,叫王锦嫦,让王锦嫦帮忙曝光。这个记者是省机关报纸的,报社领导政治资源丰富,自然不把小小一个公安分局局长放在眼里,而且最近省里正在严查不作为的不良作风,这分局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在报纸和网络媒体的双重宣传之下,全省都开始关注这起十七人失踪的大案,以及派出所和分局的不作为。

但是很快不作为的部分内容都被删除了,艾尔张杰王锦嫦都收到威胁短信。艾尔不为所动。

张杰越发喜欢艾尔。

在重重压力之下,分局总算立案了。

此时距离张杰堂弟失踪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立案之后,更多的家属前来报警。原来近一年内,有接近四十人个青少年失踪。

这四十个失踪的人当中,青少年占了大多数,基本都是家住郊区。少数一两个是上了年纪的人。

艾尔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集中失踪。

这些失踪的人到哪儿去了?

艾尔分析总结了一下,他们失踪的时候身上没带多少钱,也没有透露出离家出走的意思,几乎没有共同点。唯一相似的是,他们都很年轻。都是十六到二十六岁之间的年纪。

充满了活力和朝气。

张杰脸色非常难看,他无比担忧堂弟的安危。

立案之后,警察开始办案。专业人员办事效率自然是比艾尔和张杰这样的业余人员快得多。这四十人失踪之前最后露面的位置,都在郊区开发区附近。他们围绕这片区域逐个逐个展开排查。初步怀疑是人为绑架,并且缩小了怀疑目标,但是距离破案仍然遥遥无期。

艾尔帮助张杰找人找了半个多月,觉得自己算是仁至义尽。起初,她只是想帮助张杰,后来转为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些鲜活的生命究竟去了哪里。她有点害怕自己也会突然消失。

如果她失踪了,除了她老妈,还有哪些人会担心?

她不能再去帮忙了,而且也帮不上什么忙,她要生活,她要工作。

她目睹那么多失去子女的父母伤心欲绝的模样,总是联想到她父亲身上。

为什么她从没感受过父爱?

几天后,艾尔的父亲胡远亮居然又来她家了。

她发现这次胡远亮似乎年轻了一些,精神也足了许多。她有些恍惚。

“我去染了个头发,想注意下形象。”胡远亮摸了摸头发,高大但是佝偻的身躯有些紧张,手脚不知往哪里放。“听说最近有很多年轻人失踪了,我来告诉你一声,不要一个人出门,尽量和朋友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

“哦,我知道。黄俊找过你么?”艾尔依旧有些冷漠,但今天冷漠有一些假装的成分。

“找了,有些不愉快,我想劝他来找你,但是他没听我说话。”

“你在他附近卖菜,怎么不告诉我?”

胡远亮扭捏起来。“我就想看看你,但我不敢见你,也怕你躲着我,我知道我不受人喜欢。我换了个地方卖菜,生意还不错。”

“有空的话,你去爸爸那看看?”艾尔的母亲边喝药,边微笑提议。

艾尔每次回来,就看到母亲已经熬好了药,并且打开窗户把药味散发出去。

自从胡远亮鼓起勇气来找艾尔后,她注意到母亲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犯病的次数大大减少。

“不用,我那太脏,都是猪下水啥的,味道不好闻。我就是来看看你们,我先走了,要是缺钱的话,就找我,我有点闲钱。这是我的电话。”他掏出一个香烟盒子,盒子上有用铅笔写的手机号码,笔迹笨拙。

艾尔有些心疼。她想起黄俊的母亲。那个女人无论对自己抱有多么大的成见多么大的恶意,面对自己儿子时则充满的爱怜。“今天有空,我跟你去看看。”艾尔说。

胡远亮大喜,双眼冒光:“好啊好啊,我就住在开发区那里。晚上我送你回来,免得不安全。”

“妈,一起呗?”

“你们去吧,我晕车,我不想出门。”母亲皱着眉头喝药,叮嘱他们路上小心。

父女俩坐公交车到开发区,窗外的风景渐渐凄凉,又充满灰尘,沿途都是工地!

艾尔没想到江城的公交车居然能跑这么远。下公交车,胡远亮走到公交车站旁边的一个小卖部,从里面骑出一辆电动三轮车,带着她回家。

那是几间平房,旁边还有个冷冻仓库。原来胡远亮不仅零售,还做批发,给一些附近的饭馆送菜,仓库和房间摆满了坛子,充斥着一股猪的味道,仓库里还摆着三个猪头。房间里就一张硬床、一把落地扇和一个破柜子,以及众多厨具和刀具。

她打开衣柜,里面堆满了破旧衣服,充斥着洗衣粉的味道。

“这都是我捡的,现在城市的人都有钱,衣服旧了点破了点就扔,真是浪费。不用白不用。”胡远亮搓着手,咧着黄牙说。

气味的确刺鼻。艾尔实在忍不住,从房间里跑到外面的空地。她有些想吐,她想到胡远亮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里,不由得十分心酸。

胡远亮提出带艾尔去附近的饭馆吃饭,艾尔拒绝,不必浪费。她等会儿回家吃。

这时候来了几个警察,原来是过来排查案情。胡远亮的屋子也在开发区,属于排查范围。警察问了些问题,诸如有没有看到失踪的青少年,有没有看到流窜的人贩子之类。胡远亮蹲了二十年大牢,看到警察十分惶恐,上下嘴唇不停发抖,强撑着回答问题。

警察揭开坛子罐子看,都是猪骨头猪下水。“你这要注意卫生条件啊,别发臭了!”

“不会不会的,我这有大空调,还有冰箱,这些东西很少有过夜的,一般早上就送出去了,没卖完了就做卤货。”胡远亮佝偻着背,卑微地解释。

一个警察走进屋子,很快被猪下水的腥臭味给熏了出来。又问了一阵子,没发现什么,就离开了。

艾尔看到屋子外边晒着一双跑鞋,成色挺新,洗得挺干净,觉得有些眼熟,随口说:“这么好的鞋子也扔啊。”这是年轻人才会穿的跑鞋,比如张杰的弟弟。那个年轻人充满活力与朝气。有次公司聚餐,张杰带他过来,直言不讳赞美艾尔长得好看,但是性子太冷。如果不是张杰捂住他的嘴,他还会说出更多的东西来。

好像堂弟单独约过艾尔,但是艾尔不太记得了。

“是啊,败家子,给我穿刚刚好。”胡远亮说。

艾尔想起那些失踪的青少年,想起他们伤心欲绝的父母,又想起自己的母亲。她问道:“我妈怎么会有精神病的?”

胡远亮一愣,没料到艾尔会问这种问题。他想了想,说:“你妈是遗传的,天生就有,时好时坏。”

“你跟她结婚之前,知道她有精神病吗?”艾尔继续问。谁愿意和一个精神病结婚?

“知道。”胡远亮坦然说。

“你就不担心吗?”艾尔更加好奇。

“担心啥。我年轻的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又穷,名声差,几个正经人家愿意嫁给我?你妈那时候挺漂亮,偶发发病,我挺满足的。我琢磨着以后挣钱,说不定能把精神病治好。谁知道后来一时冲动杀了人,更加刺激了你妈,唉。”

艾尔很悲愤。又是出身!

黄俊一家嫌弃她的出身。几十年前别人嫌弃她爸爸的出身!

艾尔又望着父亲,问:“你真没见过那些失踪的人吗?”

胡远亮的眼睛有些浑浊,但是眼白没有增多,这说明胡远亮对女儿没有恶意。他把目光望向别处,突然说:“你在怀疑我。”

《罚罪》精彩评论

    神作,可以和罪恶之城比一比了,感情戏比不上,但对我这个合理党来说看的很舒服,除了格局小跟玻璃女主(艾尔,胡远亮)外没啥缺点了,想象丰富又能逻辑自恰,要是把罪恶之城里的苏海伦搬到这当女主(艾尔,胡远亮)就好了,再加点平行世界的戏就够了,但估计写完广义相对论没啥理论可以抄了,结局匆忙,社会改变写的也没有啥味道,这里如果应该让老白牛写那这书就可以升天供我膜拜了,后面的一世之尊看的让人头痛,又水又糟心,巅峰后面是谷底啊。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