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孤有本难念的经》东宫有本难念的经冷胭 㚻 孤有本难念的经BG文

孤有本难念的经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孤有本难念的经》是竹羽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筠,夏侯雨,书中主要讲述了: “夏侯雨,你自己决定是走是留?”冰舞威胁的眼神看着夏侯雨。 夏侯雨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冰舞的威胁:“我夏侯家已经被皇上用通敌的名声

|更新:2019-08-20 00:13: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孤有本难念的经》是竹羽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筠,夏侯雨,书中主要讲述了: “夏侯雨,你自己决定是走是留?”冰舞威胁的眼神看着夏侯雨。 夏侯雨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冰舞的威胁:“我夏侯家已经被皇上用通敌的名声

《孤有本难念的经》免费试读

“夏侯雨,你自己决定是走是留?”冰舞威胁的眼神看着夏侯雨。

夏侯雨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冰舞的威胁:“我夏侯家已经被皇上用通敌的名声打入天牢,你觉得我夏侯雨还有必要回去吗?”

“那是你咎由自取!”

“够了!”冰舞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述远一声厉喝打断。

“再给你一个机会,要么给我滚,要么就永远别回去了。”述远摸着儿子的头,连个眼神都没甩给冰舞。

白筠低着头,有些拘束的感受来自父皇的温柔。

冰舞气急,却没有把握打败述远,只好愤愤的离开。

“小雨姐姐,你没事吧?”白筠关心的问道。

“没事。”夏侯雨虚弱的笑笑,努力扯出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给安慰白筠。

“多谢东皇救命之恩。”夏侯雨朝着述远拱手谢恩,随后看向白筠:“筠儿,我已经把你安全送回来了,我要走了,你和你爹爹回去吧。”

“小雨姐姐,我们还能见面吗?”

“能,一定能的。”谁又说得清楚呢,这次回去救父亲,她有可能这辈子都看不到白筠了和师父了。

夏侯雨的表情有多温和心就有多凉:“筠儿,如果你见到师父,向她说一句抱歉,我这拜师茶还没有敬,拜师礼也没有行,还是日日念着师父的。”

说完,也不等白筠回答,就对着述远说了一句告辞,然后就拖着受伤的身体,头也不回的走了。

白筠咬着牙,袖子下的手握成拳,身体轻微颤抖着。

看在那女人帮过筠儿的份上,我暂且帮帮她吧:“百合!”

“主子有何吩咐!”百合从暗处出来,对着述远行礼。

“把夏侯雨带会东国,然后派人去南国救人,务必把夏侯一家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刚刚他没有看错的话,夏侯雨已经存了死志,为了儿子,只能这样帮她了。

“是!”百合点头,追着夏侯雨的身形而去。

“父皇。”白筠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述远。父皇一向不会管别人的死活,今日这是……为了他?

“我们回去吧。”揉着白筠的头,述远难得的笑了:“筠儿,对不起,这些年,父皇让你受苦了。”

“筠儿不苦。”白筠随着述远回了东国。

一路上,白筠心事重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述远十分不解,筠儿出去三年,已有了心事?

白筠的院子还是没有变化,是离述远的最近的,述远把白筠送到了门前。

经过了一路上的心里抗争,白筠决定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喊住正要有的述远,白筠道:“父皇可否与儿臣进去,儿臣有话说。”

从来没有见过白筠如此纠结的神色,述远也没有问白筠会说什么,温柔的接了一句好,然后迈入了白筠的屋子。

叫人拿了茶,述远也不急,静静的喝着茶,等待着白筠的话。

既然决定了要问,白筠也没有迟疑,直接问了出来:“父皇,那日我在南国被南皇用刑……”

“什么?南皇敢对你用刑?”一听这话,述远条件反射的说道。身上的杀气一下子控制不住的散发出来。

说完,就要撩开白筠的袖子看,却被白筠给拦住了:“父皇,你且别动怒,听儿臣说。”

述远果然停了手,暂且按耐住想看看儿子身上的伤势的想法,还是一脸关切的看向白筠:“你说吧。”

“那日我在昏迷前听到南皇说,小雨姐姐的师父,是你的妹妹,我是她的侄子,既然是她背信弃义在先,就让我这个做侄子的代姑姑受过也是应该的。父皇,你告送我,我是不是还有个姑姑?”白筠仰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述远。

“姑姑?”述远手上的茶水打翻在地,心中像是掀开了惊涛骇浪。一下子抓住白筠的手:“筠儿,你告送父皇,夏侯雨的师父叫什么?”

白筠被述远拉得疼,眉头皱得死紧,不过却没有责备述远,而是一字一句的道:“南皇一般都叫她殿下,有一次冰舞提及,她好像叫天欲无清。”

天欲?天欲?述远的心里已经无法平静了。

远儿,记住你姓天欲。

远儿,娘亲跟你说,你还有个古灵精怪的妹妹噢。

远儿,你妹妹真调皮,还弄坏了娘亲给你准备的小玩意儿。

远儿,你妹妹还不知道她有个哥哥呢,改天我带她回来看你噢。

……

一段段记忆浮现在述远的脑海里,想起十年前就失踪的母亲,述远心如刀绞,只感觉脑海里一片混乱。

“筠儿,快告送父皇,我到哪里可以找到她?”述远神情激动,摇晃着白筠。

白筠被摇得眼冒金星,就差翻白眼了。

“父皇,你别……摇了……”白筠被摇得七荤八素,说话都不利索了。

“噢噢,是父皇唐突了。”述远看着脸色有些苍白得白筠,心里有些歉意。

“父皇,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找她,她是不是我的姑姑?”

“她很有可能就是你的姑姑。筠儿,我们去寻她怎么样?”揉着白筠的头,述远的思绪又飘了。

“好!”

白筠感受到自己的头发正在受着无尽的摧残,心里抹了一把泪,父皇手下留发啊!

……

天欲无清和燕歌寻到达后已经是第二天了,正是处斩猥琐男的日子。

所以天欲无清带着燕歌寻直接去了刑场。

刑场人声鼎沸,比菜市场还要热闹,一群人嘴里骂着蛮武的人猪狗不如,发泄着心中被积累已久的愤恨和不满。

天欲无清和燕歌寻虽然一晚上没有休息,却还是精神饱满,不见一丝一毫的疲惫。

枫月国并没有发生什么恐慌,想来应该是风玉和风锦压下了天欲无清不在太子府的消息。

天欲无清依旧一身月白色长袍,头发用一根流苏发簪扎起,气势凌人。

见天欲无清回来,暗处的风锦和风玉直接飞到了天欲无清的后面。

天欲无清往后看了一眼,双目冰冷的走上了刑场。

坐在案桌旁,天欲无清凝声道:“带犯人!”

猥琐男被两个大汉押了上来,天欲无清冷目一扫,她定要用这人的鲜血开始,然后把蛮武皇帝的人头拿来祭奠被他们蛮武所杀的枫月国人民。

猥琐男跪在地上,经过几天牢狱里面的各种照顾,此时猥琐男已经神志不清了。

“孤曾经说过,有仇的报仇,没仇的想揍的也可以。今日这人的生命,我交给群民了。”天欲无清坐在案桌前,一点也不在意待会儿这人会经历什么。

“殿下威武!殿下威武!”

“杀了他,为我儿子报仇!”

“杀了他,为我丈夫报仇!”

“杀了他,为我兄弟报仇!”

“杀了他,杀了他!”女人和老人把手中的鸡蛋菜叶全部扔向了猥琐男。

几个胆大的人直接拿了把菜刀砍向了猥琐男,猥琐男尖叫一声,然后直接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猥琐男的脚被砍了下来,鲜血溅了一地,女人和老人看得脸色有些苍白,却没有惧怕和后悔,只是把身边孩子的眼眶蒙住。

他们儿子,丈夫,兄弟!都是被这帮蛮武人杀的,他们终于报仇了!

见天欲无清真的让他们随意凌迟猥琐男,臣民们越来越大胆,剔骨削肉,让猥琐男死去活来。个中滋味,只有本人才知道。

一片菜叶打过来,差点直接扔在天欲无清的脸上。

看着天欲无清彻底黑了的脸,风锦和风玉憋笑憋得十分辛苦。

燕歌寻就没有这么多俗礼,直接嘲笑:“小师妹你这法子可以啊,差点吃了免费的菜叶,还都是你的子民送给你的。”

天欲无清嘴角抽抽,她只是想让她的子民们高兴高兴,没想到场面会这么混乱啊!

看着刑场上那坨已经能被称为烂肉的东西,天欲无清嘴角抽搐得更厉害了,她的子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残了?

天欲无清继续雷打不动,蹲在那里看着底下一群人自己疯狂。

一下午就这样过去了,天欲无清被晒得头昏眼花,不过看着自己的子民开心,也就没有说什么,随着他们闹。

燕歌寻早有先见之明,准备了一把伞在旁边坐着,还是不忘带着镜子。

怎么看怎么怪异,确有一种奇异的协调感。

直到太阳西归,众人才回去,心里舒畅了,人也精神很多。

天欲无清看向刑场上那连肉都有些看不清楚的肉沫,吩咐人把场面清洁了,然后就打道回府。

刚刚转过身,一道银色的身形就出现在天欲无清面前,天欲无清皱眉,不悦的看向银钰:“你来做什么?”

“臣自然是来看热闹的,殿下这么纵容臣民杀人,也不知道这些人会怎样。”银钰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说话的语气却带着指责之意。

“孤的臣子孤自然会管教,还容不得国师前来说三道四。”天欲无清冷哼一声,直接错过银钰朝着太子府走去。

“殿下,皇上留了东西,若是想取,就登上皇位。”

“大逆不道!”天欲无清突然停下了步子,回头怒吼了一句。

《孤有本难念的经》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竹羽)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孤有本难念的经》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