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逝去的昨天》至逝去好友 同志 逝去的昨天章节列表

逝去的昨天

现言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逝去的昨天》是小鲁爷最新写的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梦凝,夏梦凝,书中主要讲述了:5日之后,初八,大婚之日。宸乾宫里挂满了红色的丝绸,硕大的喜字放在迎面的墙上,但是从雪宸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即将成亲的喜悦,他这些天

镇江市玉麟策划咨询有限公司|更新:2019-06-08 00:01: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逝去的昨天》是小鲁爷最新写的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梦凝,夏梦凝,书中主要讲述了:5日之后,初八,大婚之日。宸乾宫里挂满了红色的丝绸,硕大的喜字放在迎面的墙上,但是从雪宸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即将成亲的喜悦,他这些天

《逝去的昨天》免费试读

5日之后,初八,大婚之日。

宸乾宫里挂满了红色的丝绸,硕大的喜字放在迎面的墙上,但是从雪宸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即将成亲的喜悦,他这些天一直冷着脸,这样的阴沉让宫内所有的侍从和宫女都感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父皇,母后,真要这样吗?一点转圜的余地也没有吗?雪福宫内殿,雪宸还在做着最后的恳求,儿臣和夏姑娘只见过一面而已,彼此都还不了解,如何能够相守终生,更何况他说到这儿时突然停住了,半天没有做声。

何况什么?宸帝没接慕容雪递过来的茶杯,声音洪亮的问,有什么话不妨说出来。

何况夏姑娘说不定已经有意中人了,父皇下旨赐婚难保不是强人所难。接到圣旨的第二天大将军夏镇远就进宫来见过他了,告诉了他夏梦凝和顾笈笙之间的事,也因此让他下定决心成全这对有情人。

放肆!竟敢指责你父皇!慕容雪从软榻上站起来,走到雪宸面前,定定的看着他,这件事已经定了,圣旨都下了等于是诏告天下,你不回去准备在这儿干什么?!退下吧。

母后他还想再说什么,但自己母亲决绝的背影却让他把后面的话又咽了下去,父皇、母后,儿臣告退了。

待他出了雪福宫后,宸帝幽幽的叹了口气,也站起身来轻轻抱了抱慕容雪:这么做真的好吗?雪宸似乎并不赞同这门亲事,虽然身为皇族的我们可以操控一切,但惟独感情是我们能力之外的。他的话并没有改变慕容雪的主意,她靠在宸帝的怀里,眼神凌厉,似在思索着什么事

天朝王室的婚礼都在晚上举行,入夜掌灯时分,宫内所有的宫女与侍从都穿上了鲜艳的红装,他们端着一个个食盘穿梭在皇宫内的回廊间,穿梭在正殿和宸乾宫之间。而在大将军府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父亲,既已无法挽回,那么女儿只有认命了,只是笈笙哥那边,还请父亲好好和他解释,让他忘了梦凝吧。夏梦凝一提到顾笈笙,眼泪马上就掉了下来,晶莹的泪珠刚蕴到脸颊上便弄花了喜娘用一个时辰的时间才画好的精致妆容。

梦凝啊,是父亲对不起你。夏镇远的泪也毫无预兆的喷薄而出,笈笙还在边关,你的事他还不知道

那就好那就好面无表情的任由喜娘在自己绝美的脸上涂涂抹抹,镜中的她真的是美极了,可是这样的美丽却不是要给她最心爱的人看的。

这时,内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宫女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她朝夏梦凝行了礼,恭敬的说:时辰已到,奴婢恭请太子妃上轿。

喜帕慢慢放下来,她穿着大红的礼服,在众人的搀扶下走出将军府的大门,来到轿前时突然停下了脚步,但下一秒她便没有丝毫犹豫的坐上了八人大轿,轿帘落下的瞬间眼泪再次蓄满眼底。

太子妃的册封和大婚典礼一直持续了1个多时辰才结束,此时夏梦凝坐在宸乾宫内殿的新房里,这里原本是雪宸的卧房,前天才被重新布置过,如今满房尽是喜艳之色。许久,卧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众宫女细碎着脚步走了进来,萧雪宸隔了一会儿才进来,坐到了她身边。接下来的礼节完成的很快,快到从喜帕被挑起开始,夏梦凝就一直处于一种眩晕的状态中,因为她看到了她身边的萧雪宸,面容精致,笑容儒雅而淡定的太子殿下。

夏姑娘,我知道这场婚姻并不是出于你的本意,只是我也和你一样,也有许多的无可奈何。他这样说时并没有注意到梦凝眼中闪出的异样光芒,今晚你睡床,我睡地上就好,你放心,我不会乘人之危的。说着他竟真将被子放到了冰凉的地板上。

你太子殿下

你和顾笈笙的事我都听说了,所以我不会勉强你,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之后的几天他们如真正的夫妻般相敬如宾,在人前尽显出新婚的恩爱,只是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却依旧说不上几句话,更多的时候是雪宸在看书,而梦凝在抚琴,不过即使是这样在外人眼里看上去仍是十分和谐。

小姐,小姐不好了梦凝的贴身侍女急匆匆的跑进来,但看到雪宸也在的时候却忽然停住了,她战战兢兢的行礼,奴婢参见太子。

免礼吧。说完他拿着手里的一卷兵书走出内室,聪明如他又怎么会看不出她们有话要说呢。

见他走远,小侍女才跑到梦凝身边,悄悄的说:小姐,听说顾少爷出事了,边关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顾少爷突患疾病。

什么?!拨弄琴弦的手指轻轻一带,一根马尾弦竟断了,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急病?!

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只知道是恶疾,好像已经快不行了。她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已经几不可闻了。

不会的,我这就去见我爹,把事情问清楚!她站起身来奔向门口,却被侍女拦下了。

小姐别冲动,你现在在宫里,不可能说出去就出去,不如让老爷进宫来容易些。

发生什么事了?回来拿书卷的雪宸正巧进门,他看到夏梦凝的脸色很难看,也很苍白,你不舒服吗?要不要宣太医看看?他本想伸手去探她的额头,但想了想还是没这么做。

太子殿下,你可以帮我吗?梦凝猛的跪下来,跪在了他面前,我想见我爹,求你了,让我见见我爹吧。

到底出什么事了?雪宸见她如此,脸霎时就沉了下来,如果信的过我,不妨直说。

笈笙哥得了急病,就快死了。她说完这话后有些后悔,毕竟太子现在时她的丈夫,在自己丈夫面前还对别的男人念念不忘,任哪一个男人也不可能大度到这种程度。

哦?他眉头一拧,你先别急,我现在就去将军府问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你在宫内安心等我消息。临走时他握了握她有些冰凉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夏梦凝的心里开始产生一些不一样的情愫。

直到用过晚膳之后萧雪宸才行色匆忙的赶回来,刚一踏进宸乾宫,梦凝就立刻迎上来,眼中尽是期盼。当着众多侍从的面,他没有说什么,只让他们准备些差点送进内室来。

内室里,他将今天得知的所有事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顾将军好像不是染了急病,而是被人下毒了,至于是什么人干的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他可能没有多少时日了。

这样的噩耗让梦凝的心都凉了,泪水就这么簌簌的落下来,当着萧雪宸的面。

别哭了。他抬手温柔的帮她拭泪,要不要去看看他?

惊讶的目光望着他,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良久她才开口:你当真吗?

嗯,去见他一面不也是你心里所想的嘛。我陪你去,这样就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其实她早就想问了,从新婚之夜席地而眠开始,为什么?

不知道,只是想对你好。声音温柔的如丝绒般动人,今天早点睡,明天一早就动身。

可是如果皇上和皇后问起来

放心吧,这些都交给我处理。雪宸的笑无论何时都是那么令人安心,安心到想要在这样的笑容里融化掉,然后永远被拥有这笑容的人保护着。

隔天早上,雪宸与梦凝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出了宫门,朝着边关的方向策马而行。

你说什么?!太子出宫了?!宸乾宫的奴婢和侍从纷纷跪在大殿里不敢抬头,坐在他们面前软榻上的慕容雪面色凝重,厉声质问道,太子出宫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禀告?!如果太子因此有个闪失你们死一万次也不够!

回回皇后娘娘。其中一个侍女说,奴婢听到太子和太子妃好像说了边关什么,是不是去边关了。

边关?!她低声重复着这两个字,传夏镇远进宫,本宫有事问他!

是!

雪宸带着梦凝回到皇宫已经是第二日晚上了,在边关他们见到了躺在病榻上已经气绝身亡的顾笈笙,在他的身旁有写给夏梦凝的亲笔信,信中他写到了对她的不舍,也写到了对她的牵挂,而最后,信的最后他留下了这样的话:太子是值得你托福终生的人,祝你们幸福。

两人才刚踏进宫门,就看到皇后身边的侍从早就等在那儿了,只见他恭敬的对他们行礼:奴才参见太子,太子妃。

起来吧。雪宸示意他站起来。

后者并没有立刻起来,而是对梦凝说:皇后有请太子妃到雪福宫走一趟。

母后有没有说什么事?

皇后娘娘今早刚收到南方进贡的水果,特请太子妃前去品尝。

哦?我和你一起去。他拉着梦凝的手说,没事的。从边关回来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也显得熟稔了很多。

太子请慢。侍从突然站起来阻拦,夏将军在宸乾宫等您。

夏将军?

父亲?!

我先回去看看,然后马上到雪福宫去。雪宸小声在她耳边说,如果问起这两天的事就说是和我出去游玩了,知道吗?后者听了他的话,微微点了点头。

回到宸乾宫的雪宸并没有见到夏镇远,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上当了,上了他母后的当了。匆忙的赶到雪福宫,尽管在宫门口被侍卫拦下,但他此时忧心着夏梦凝的安慰,已顾不得许多,于是被迫出手将他们逼退。只是,当他踏进殿门的那一刻时还是晚了,夏梦凝已经服下了慕容雪所赐的毒酒,躺倒在地上

母后,您为什么要这样做?!抱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雪宸的目光中透出一股冰冷的肃杀,盛着毒酒的空酒杯碎裂在地上,他死命的盯着慕容雪的背影,难道真的不顾儿臣了吗?

母后这么做都是为了你!这个女人的心从来就不在你身上!她没有转过身,依旧背对着他们说,本来以

《逝去的昨天》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小鲁爷)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梦凝,夏梦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小鲁爷)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逝去的昨天》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梦凝,夏梦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