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慕容冲之凤皇于飞》男主是慕容冲小说 by潇烟漠漠 慕容冲之凤皇于飞总受

慕容冲之凤皇于飞

穿越已完结

《慕容冲之凤皇于飞》为潇烟漠漠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皇后小苟氏是个温柔贤淑不张扬的女子,长身玉立见了慕容嫣亲切地拉着她的手寒暄几句,便乘了凤辇去右边的长乐宫给太后请安。太后是一个比较

锦瑟文化|更新:2020-05-21 20:31: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慕容冲之凤皇于飞》为潇烟漠漠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皇后小苟氏是个温柔贤淑不张扬的女子,长身玉立见了慕容嫣亲切地拉着她的手寒暄几句,便乘了凤辇去右边的长乐宫给太后请安。太后是一个比较

《慕容冲之凤皇于飞》免费试读

皇后小苟氏是个温柔贤淑不张扬的女子,长身玉立见了慕容嫣亲切地拉着她的手寒暄几句,便乘了凤辇去右边的长乐宫给太后请安。太后是一个比较强势的女人,美丽逼人,眼神犀利,嘴唇淡薄。

对慕容嫣还比较满意,说只要让陛下满意,不扰乱朝纲,无论如何太后都不会管,又赏赐了很多的珍奇玉器,丝锦布帛。

太后看见慕容冲和郑心竹的时候微微眯起眼睛,眼神是看不清的凌厉,转瞬间便恢复正常。“慕容小夫人,你以后也不必日日来请,隔个几日我们便来话话家常即可,平日里你就和其他的姐妹多走动走动。今儿,我就不多留你了。”然后抬手轻拂了一下左耳坠,看着郑心竹和慕容冲,“这两个孩子,今天先留在我这里,他们还要去陪读,我直接叫人送了去认认路就好了。”

慕容嫣见太后如此,便不好在说什么,请安告辞,免不了要叮嘱慕容冲谨言慎行,别冲撞太后云云,郑心竹自是替他一一应承了来。

太后和气笑道:“丫头过来,让哀家好好看看你。”然后朝着郑心竹伸出手,郑心竹觉得她没有恶意便放心上前,慕容冲跟着走近几步。太后握上郑心竹的小手,问她多大了,看了什么书,平日里喜欢什么,尽管郑心竹觉得这太后怎么这么像大观园里的调调,还是毕恭毕敬地一一答了。

“心竹,你以后便跟了巨鹿公,做他的陪读好了,巨鹿公其实不小了,他这次竟然自己要求读汉书,倒是颇得陛下的欢心。”然后又歪头看站在下面的慕容冲,慕容冲站在那里,即使你再如何地想要忽略他,他的美还是会张扬到他站立的整个空间,太后盯了他半晌,他依然目光看着前下方,动也不动。

“凤皇,便跟着太子吧,太子年幼,你要好生照看。”太后微微浅笑,“你们便在我这里用膳,巨鹿公他们等下便来我这里请安。”

从皇子大司马做了别人的跟班陪读,这种苦楚慕容冲却不觉得,他的苦楚是郑心竹现在成了别人的跟班,不是他专属的了,这让他的心发慌,发酸,发虚,想急切地抓住什么,或者得到什么保证,才能让他的心平和下来。

苻睿一个人过来,他说太子今天不读书了,苻晖向来不喜读书,所以他很少去学堂,只有苻坚逼迫他了他才会去应付两天。

苻睿穿了青色的锦袍,看着慕容冲的装束不禁冷笑不已,慕容家的那个女人还是很有手段,连自己的弟弟也接进宫来,看来父王竟然非常宠爱她。看着郑心竹的时候,他朝她笑笑,笑容里却是意有所指,郑心竹却不明白。

苻坚笃爱汉文化,所以提倡大臣以及众皇子也学习汉文化,开设太学,广收学徒。太子及各皇子在未央宫的玉华殿,本来让他们一起去太学府另辟学堂,但是为了方便苻坚随时驾临太子等学堂便直接设在了未央宫。

太子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却是一小大人的派头,他看看慕容冲不满道:“四哥,父王让如此俊美的人给我做陪读做什么?让我时刻知道他长得比我好看?我不要!”太子苻宏长得不甚好看,所以坚决拒绝如此俊美的不讲道理的慕容冲做陪读。苻睿原想让慕容冲回紫玉宫待着,后来略微思索了一下,就让他也跟着他好了。

王猛本也是太傅,但是他也只作为名义太傅,从来未曾讲授什么学问,苻坚也吩咐拣那些汉人通学的书来给他们讲,虽然他最喜欢汉人文化,却不是所有氐族人都喜欢,所以很多人也都是做样子给他看。

“李大人,您还是讲点我们听得懂的,这些之乎者也,我还真是没有个头绪——”苻睿听那老师摇头晃脑背诵了半天的文章却一点感觉也没有。“李大人,治国是皇帝的事情,与我何干,我只管替皇上带兵打仗,您就甭给我讲什么治国齐天下的道理了。”苻睿将线钉古书往案几上一扔。

慕容冲更加不喜欢这些东西,在那里盯着郑心竹淡笑的嘴角,郑心竹想起以前电视上看得老夫子之类的,之乎者也一堆,结果大家都听不懂,便拿了戒尺打手心。“那巨鹿公想听什么?”李大人抬手摸摸额头的冷汗,这才春天正盛,可是给他们讲课他却提心吊胆,这些个王爷皇子的,都是带兵打仗,粗鲁不堪,要是一个不顺心,他就挨一顿好打。

苻睿看了看郑心竹:“父王说你才情不凡,你说,讲什么有得听不心烦,父王又不会说我不学习汉学的?”郑心竹跪得早就有点坚持不住了,刚想坐下就看见李大人拿眼瞪她,他可是汉人呀,和她是完全一样的,给个面子,支持一下。郑心竹心中乱七八糟地想着,然后随口道:“李大人,您就给巨鹿公讲讲诗经吧,这个陛下也喜欢。”郑心竹经常听见苻坚咏诵诗经里的句子,他看见慕容嫣的绝色美容,不是目瞪口呆的吗?

李大人一听诗经,眉开眼笑,一下子放松下来:“诗经好呀。”然后开始先笼统地介绍了一下诗经——风,雅,颂,他着重来讲授风、雅两部分。苻睿其实汉学有一点基础,诗经也看过,不过都是不求甚解,为了糊弄父王,现在老师讲这个他也姑且一听。

慕容冲的汉学基础却是比苻睿要好很多,他对于诗经再熟悉不过,所以懒得听,便转身到窗户那边去看外面的花园。春风和暖,百花盛开,莺蝶轻舞,花香漫天。李大人知道他的身份,自然不去管他,苻睿懒得答理他。郑心竹看他百无聊赖的样子,想去逗他开心,但是上学养成的习惯就是老师面前要毕恭毕敬,不能做小动作,所以她还是强自跪坐在那里。

休息的时候,苻睿看着慕容冲,“慕容冲,去巨鹿府帮我拿练功服来。等下我要去和二哥习武,顺便去军营走一圈,你去吧。”他吩咐道,嘴角轻扯出一丝不屑。

慕容冲听到他的话,身子僵在那里,没有动,苻睿生气地一下子站起来,甩了一下衣摆:“慕容冲,你想造反吗?”郑心竹一看他生气,连忙站起来赔罪:“巨鹿公,哪有这样的事情,凤皇不过就是个孩子,哪里扣得上如此严重的罪名。”然后便想过去看慕容冲,苻睿哼地笑了一声,右脚一伸,郑心竹急着走没有看到,被他绊倒在地,一下子摔趴在地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慕容冲看他把郑心竹绊倒在地一下子就愤怒了,冲过来扶起郑心竹便要去和苻睿打架,苻睿冷笑着看着他们,只要他冲上来,他一招手,就可以将他收拾个七零八落的。郑心竹紧紧地抓住慕容冲的衣服:“凤皇,凤皇,别冲动,听话。”说着话她一下子想起来小时候,小学的时候雅兰和她长得都小,却是对漂亮可人的孩子,所以老师都很喜欢他们,班上的男孩子却总爱拿他们开玩笑,逗弄郑心竹。郑心竹小时候有点内向害羞,他们欺负她,她就只知道唯唯诺诺地掉眼泪,郑雅兰就会冲上去和他们打架,然后被他们打得白嫩的脸上都是乌青,尽管老师狠狠教训那些男孩子,郑心竹还是心疼得掉眼泪,雅兰就会笑嘻嘻地看着她,心竹,我不会让人家欺负你的,永远都不会。后来慢慢地,就只有郑雅兰打人家的份了,别人家的孩子告到家里去,爸爸要打雅兰,郑心竹都会拦着,说是别人先欺负他们的,爸爸最疼郑心竹,她眼泪汪汪的,爸爸一心软便也不打他了。

郑心竹不知道为什么,抱着慕容冲觉得他的身上有雅兰的味道,“凤皇,别冲动,不要给他机会。”郑心竹使劲地搂住他,慕容冲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下来。“怎么?怕了吗?慕容冲我不知道你这个大司马只是个胆小鬼,你们慕容家的人都打算夹着尾巴过一辈子吗?”他冷笑道,“你那个懦弱无能昏庸无道好色奢靡的皇帝哥哥现在指望着你们在宫里给他挣条活路呢!”他就不信不能让他冲过来。

郑心竹死死地搂住慕容冲,声音里带着哭腔,“凤皇,凤皇!”她急切地唤道,“就当你听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她低声呢喃道。“慕容冲你要躲在女人的怀里一辈子吗?”苻睿火了,他朝着他们迈进一步,慕容冲再也忍不住,掰开郑心竹的手将她轻轻推在身后,然后在李大人的目瞪口呆中和苻睿打了起来,苻睿没有叫外面的人进来,还让他们不许插手,因为如果一群人上来,他肯定郑心竹会鄙夷他,他不想让这个父王认为特别的女孩子瞧不起他。

“住手!”他们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威严却充满怒气的声音,“永昌,你越来越放肆了,朕是如何告诉你的?”苻坚站在门口,怒容满面,死死盯着苻睿。苻睿从来没有见过苻坚如此大声和他说话,脸上是冷冷的表情,他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父王——”他的声音小了下来。苻坚大步地迈过来,着急地,甚至有点沉重地,看着慕容冲脸上的伤痕,他似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抬手给了苻睿一耳光。

苻睿一下子蒙在当地,不可置信地看着苻坚,“父王!”他痛心叫道,几乎咬碎钢牙。苻坚放缓了神色走到慕容冲跟前,略微停顿一下,目光扫过他的时候,心控制不住地抽痛了一下,接着举步走到郑心竹跟前,郑心竹跪下见礼,他立刻弯腰扶起她。慕容冲走过来,毫不犹豫地将郑心竹拉开到一边,苻睿眯起眼睛恨意难抑地盯着慕容冲。苻坚似乎无意随口说道:“永昌,你要是再欺负心竹和

《慕容冲之凤皇于飞》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慕容冲之凤皇于飞》,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潇烟漠漠)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