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代红妆》绝代双骄免费观看 别扭受 绝代红妆女王受

绝代红妆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绝代红妆》由非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念奴,赵子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袅娜着纤纤身子跟在衙吏身后,念奴轻轻搀着我的左手,身后长袍曳地。穿过笔直的鹅卵石过道,我提裙款步,沿着游廊略略上了几级台阶,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6 12:30: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绝代红妆》由非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念奴,赵子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袅娜着纤纤身子跟在衙吏身后,念奴轻轻搀着我的左手,身后长袍曳地。穿过笔直的鹅卵石过道,我提裙款步,沿着游廊略略上了几级台阶,便

《绝代红妆》免费试读

我袅娜着纤纤身子跟在衙吏身后,念奴轻轻搀着我的左手,身后长袍曳地。穿过笔直的鹅卵石过道,我提裙款步,沿着游廊略略上了几级台阶,便到了衙堂门口。

念奴被留在了门外等候,只我一人进了堂门。

我轻轻地走上前去,只见乌黑的案台后面端坐着一名穿着官服的男子,年龄与我爹爹差不多。只见他肤色白皙,颜色祥和,下颌上髯须轻垂,颇有一副中年男子气息。他就是豫州刺史赵子章,但我此时并不知他的名头。衙堂上左右两侧还端坐着其他几位大人。

我先向赵大人屈膝行了大礼道:“小女子颍川郡郡丞薄穆尊之女薄婉兮拜见大人,大人吉祥。”接着又向左右两边几位大人恭谨行过了礼。

我自小被爹爹和娘亲宠着,平日里,有郡中官员到家中,爹爹也并不叫我避过不见。因此,此时,面对这些大人,我并不是十分拘谨羞涩,与其他女子一样一副怯怯的女儿之态。我不疾不徐,不卑不亢,诺诺大方而彬彬有礼。几位大人屏息凝视一会儿后,皆露出欣喜满意之态。

只听赵子章缓声问道:“薄小姐,可通诗书才艺呀?”

我屈膝谦卑道:“回大人,小女子惭愧,只略略读过几本书而已。至于才艺,爹爹曾请了师傅教授声乐。只可惜小女子资质愚陋,不曾学精,只习得些皮毛罢了。”

几位大人细细听了,面露赞赏之色。左侧首座的大人微笑着道:“薄姑娘言辞利落,诺诺大方,可见十分机敏聪慧。方才姑娘说,学过声乐,可否请姑娘弹奏一曲?”如此,其他几位大人也一起附和,要我当众弹奏一曲。

我自幼喜欢抚琴,先生曾精心教授了我琴技。此时,要我弹奏又有何难,我正要开口应允。忽而想起今早娘亲到我房中殷殷嘱托,“切不可无故卖弄”。于是,我一时答应不是,推脱不是。

正两难之时,只见赵子章站起来,从案台后走过来,笑着道:“薄小姐,别多心,尽管弹奏了来吧。皇上有旨意,今番采选,要我们多在姑娘们的才情上留心。当然,妇德女红,也是要考察的。姑娘姿色出众,自不在话下。如今且看你的才艺如何了。”说罢,命人下去准备琴具等弹奏之物。

念奴在堂外见衙吏们抬着古琴并几凳进来,不由得探头向内张望。我知她比我更紧张,于是悄悄递给她一个轻松而自信的微笑。一会儿琴具已摆放妥当,我调好琴音,欣欣然地弹着一曲《凤求凰》: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琴通曲意,曲随人心。手拨弦处,无端触动了心弦。脑里心里皆是昨日里与他共乘一骥的情景,那风里的呢喃慢语像是刻在了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回响着。

一曲下来,琴音热烈奔放又婉转缠绵,因触动了心思,琴音深处又多了些涓涓相思。将曲子的上阕反复弹了两遍,我便停下了手指,站起来微微地向各位大人弯腰行了个礼道:“小女子献拙了,请大人们指正。”

一边的那几个大人还沉浸在琴音里,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赵子章向着我走过来欣喜地道:“我们几个虽不通音律,但从琴音里,我们也能感受到姑娘琴技果然精湛。”

我柔柔地报以羞涩一笑道:“多谢大人夸奖。”

那边一旁走过来一位大人道:“姑娘还通诗词吗?”

这时,未等我回答,等候在堂外门口的念奴不知什么时候已悄然站在了堂门内。大概是刚刚我弹琴时,堂门口的衙吏放松了警惕,念奴由于担心我便一步步地贴着墙壁走进来了。她听见了大人们夸我的琴技,一时高兴便忘了自己处在哪儿了。此时听闻问我是否通诗词,她便忘乎所以地抢答着:“我家小姐四书五书,什么诗呀词呀全能背,还能写像花一样的字呢。”

听见声音,我们一齐将视线往堂门口移过去。看见我们转过头来,念奴才意识到自己闯了祸。扑通一下跪在地上,鸡啄米似的磕着头道:“奴婢该死,奴婢闯祸了,大人饶命呀。”

我也扑通一声跪下地来,磕着头道:“这是小女子的丫鬟,她无意冒犯,还请大人饶恕。”

几位大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赵子章先开口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这话自然是问念奴了。

念奴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来,颤抖着道:“回大人,民女是小姐的丫鬟,因担心小姐,一直候在堂外,刚刚闻得琴声,不由得走近了几步,听到大人们夸我家小姐,一时高兴得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又情不自禁地多走近了几步,民女也不知自己怎么就进来了。刚又听闻大人们问我家小姐,就又不由得开口回答了。民女罪该万死,只求大人不要怪罪我家小姐。”念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

而我只是担心她被责罚,至于是否怪罪我并不在意。我默默跪着,且看他们如何处置我和念奴。

只听得赵子章“哈哈哈”笑了起来道:“着实是个率性纯真的小姑娘,你家小姐也不见得有你如此紧张呢。只你刚才所说,你家小姐能背四书五书,这个四书我们都知道,但五书是什么书呢?还有那个像花一样的字又是什么字呢?你们主仆二人若能将这两样说明白了,我们也就不怪罪你了。”

念奴听闻赵大人如是说,破涕为笑,磕了几个头,便抬起头向我道:“小姐,小姐,你快和大人们说明了吧,奴婢大字不识几个,哪能全讲得明白呢。”

我磕头向几位大人行了礼道:“回大人,念奴说的五书其实是五经,就是四书五经,小女子闲来无事常看这些书,她也不求明白,只嚷嚷四书五书。至于那个像花一样的字呢,就是簪花小楷,是小女子常练习的一种书法,由于笔锋娟柔,清婉灵动,念奴常说那些字像一朵朵小花,就是像花一样的字了。”

几位大人听见我这样说,便都呵呵笑起来,让一直跪着的我和念奴站起身子来。念奴站起来,忙忙地将我搀扶起来,站在一边不敢再出声。

赵子章靠前一步道:“不曾想薄小姐果真才艺双绝,刚有幸一饱耳福,得闻天籁之音。现下可否再请小姐手书一副,让我们几个得以见识小姐的像花一样美的字呢。”

我侧身福了福道:“多谢大人谬赞,小女子才疏学浅,实不敢在大人们面前班门弄斧,刚刚小丫鬟实在不懂事,还请各位大人见谅。”我心中铭记额娘的叮嘱,不敢无故卖弄,况且我本就无意于入选,只是皇命难为,不得不应选罢了。

几位大人见我踌躇之意,便软硬兼施,只道是皇上和王爷均有旨意,要在应选女子才艺上多多考量。我无奈,只得端坐着,细细写了一副字样给他们。

写过了字,只见一位年过半百的嬷嬷走出来。赵子章示意让她将我带进衙堂后面去。

嬷嬷上前谦和道:“姑娘请随老身来。”说着,引着我入得堂后厢房来。

我刚站定后,嬷嬷上下打量着我道:“果真是个绝色女子,今后的福气肯定厚旺无穷呢。”

我微微笑着道:“多谢嬷嬷吉言。”嬷嬷伸出手摸摸我的脸颊,又细细看过了我的耳垂和牙口。最后,她指着早已摆放在桌上的一堆彩线道:“姑娘,按照采选的规矩,姑娘要绣一件物件,考验一下姑娘的针线女红。姑娘就绣一件鸳鸯戏水吧,寓意也吉祥呢。”

我一向没在针线女红上用心过,只是迫于娘亲威逼,平日里,也只稍稍学了些“三脚猫”功夫。兼着念奴尽是取笑我,说我绣的花比草难看,绣的鸳鸯比水鸭子还丑。如此,我更是在针线女红上失了兴趣与信心。

此时,我也只好赶着鸭子上架,硬着头皮拿起针线来胡乱绣着,想着,绣不好也就罢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嬷嬷不时站到我身后瞧着。外边的几位大人有些耐不住,差了衙吏来问好了没。我草草地将绣布交给了嬷嬷,嬷嬷瞅了一下,便掩着嘴笑起来。我双颊绯红,面露赧色地跟着嬷嬷出堂来。

几位大人接过绣布一看,都不禁笑将起来。我羞怯地上前道:“小女子实在汗颜,让大人们见笑了。”

赵子章瞧着手里的鸳鸯道:“实不像鸳鸯,倒是像只肥鸭子呀。不过,今早王爷临走前一再叮嘱,要在才艺上多留心。你的女红实难恭维,但才艺精湛。今番应选,你就留下吧。”一旁的几个大人们也都纷纷点头赞同。

我知自己是入选了,但全没有兴奋和激动,一时昏昏然地有些失了主张。倒是念奴听得说我被选中了,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

应选完毕,念奴搀着我向府衙外走去。

一出衙门,我便看见兰筠姐姐还等在那里。她看见我出来,迎上几步扶住我道:“如何呀?”

我还未及回答,念奴早已兴奋地脱口而出:“中了呢。这下好了,兰小姐中了,我家小姐也中了,今后你们又在一起了。”

兰筠听闻如是,微笑着说:“不出我所料,婉儿如此才貌,必中无疑。”

我反握住她的手,沉声道:“今后的日子不知是怎样的呢,好在我们总在一起,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兰筠伸出双臂将我揽进她的怀里,安慰道:“我们这样的女儿,这也是命,不管今后情形如何,我们总在一起,定要不离不弃。”

我也紧紧搂

《绝代红妆》精彩评论

    作者(非乙)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念奴,赵子章)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念奴,赵子章)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念奴,赵子章)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念奴,赵子章)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