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书生恨》书生漫画 帝王攻 书生恨小说目录

书生恨

玄幻修真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听海客原创的玄幻修真小说《书生恨》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马英,秋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秋日的细雨连绵不绝,灰蒙蒙的天空笼罩下,平日喧嚣的小城也已安静下来。 只有这条穿城而过的小河才显示出欢快的情绪,涌动着的波浪冲过

|更新:2020-03-25 16:38: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听海客原创的玄幻修真小说《书生恨》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马英,秋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秋日的细雨连绵不绝,灰蒙蒙的天空笼罩下,平日喧嚣的小城也已安静下来。 只有这条穿城而过的小河才显示出欢快的情绪,涌动着的波浪冲过

《书生恨》免费试读

秋日的细雨连绵不绝,灰蒙蒙的天空笼罩下,平日喧嚣的小城也已安静下来。

只有这条穿城而过的小河才显示出欢快的情绪,涌动着的波浪冲过淤满泥沙的河滩,唱着轻盈的的小曲,伴着节奏击打在河堤上,随着浪花的破灭又一路高歌着退回河中,周而复始,没有丝毫的疲态。

这时,河的对岸走来两位撑着花伞的妙龄女子,远远地就传来了她们嘻笑的声音。

她们的笑声并未受到秋雨的影响而失去青春的气息,依旧是那么的轻快活泼,在小河的伴奏下显得尤为灵动,飘荡在细雨中,为这秋也增添了几分生气。

“子玉,你看!”笑声戛然而止。

“萱儿,他在干什么?”

子玉顺着文萱的手看向河中,离桥不远的河滩上,一名打着把深蓝色的大方格子伞的青年男子正一步步向河中走去。

“我也不知道。他唱的歌儿真好听。”

“嗯。”子玉应了一声,“你听过这歌么?”

“没有。”

“不好,”子玉突然提高了声音,“他可能是要自杀。”

“不会吧,这歌一点也不悲伤。”萱儿显然不同意女伴的的说法。

子玉却显得有点慌了:“可是你看,那水都已经没过他的腰了,他还在向河中走去啊。”

一时之间,两人谁也不说话了,有些紧张地望着河中的男子,细雨飘到她们那秀气的脸上,也许是因为冷,她们的脸色都显得有些苍白。

“喂,你快回来!”河水没过男子的胸口,子玉靠向桥栏,大声呼喊着。

可是河中的男子却置若罔闻,依旧唱着小调一步步不紧不慢地走向河流的深处。然后,水到了他的双肩,一个浪花打到他身边的礁石上,水珠四溅,他终于停了下来,举起伞,抬头看了看,似乎这水珠是从天上掉到他的脸上一样。

“萱儿,你看,他听到了,他停下来了!”子玉兴奋不已地冲着萱儿说道。

“好大的风!”两人同时放低雨伞。

一个浪花扑向河中男子。

“人呢?”子玉和萱儿异口同声问对方,可是河里除了水之外什么也没有。

风又大了起来,细雨被吹得四处飘散。

雨中飘动着的,除了子玉和萱儿的秀发罗裙之外,还有她们紧张中略带诧异的声音。

马英睁开眼时,发现他自己躺在地上。

首先入眼的是蓝天,然后是一群着装古怪的陌生人,他们正用马英听不懂的话悄悄议论着什么。

马英用手撑地,边上一位年纪和他相仿的人立刻伸手扶他坐了起来。

这人一身青衣长袍,头上一顶方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古装戏中的书生打扮,只是那衣帽都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谢谢!”马英对青衣书生说道。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拨开人群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冲马英就是一耳光。

“啪”,声音十分响亮。

“你干什么?”马英怒道。

“…*amp;#8226;#…!amp;#8226;amp;#8226;#。”

那男子手指着便是一通马英听不懂的话,横眉倒竖,看那样子倒像是马英惹得他十分生气,话说完了,“啪”的又是一巴掌。

“你!”

马英也火大了,伸手指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见马英用手指他,又是一巴掌过来。

马英下意识地转头想要躲避,只是这次巴掌并未落下。

中年男子举着手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马英好一阵子,然后转头对青衣书生说了几句什么,得到回答后愣了好一会儿,一把抱过马英就哭了起来。

这次马英完全傻了,刚才还对他又打又骂的,现在怎么就抱着他哭了呢?这到底是哪?这些人又是谁?这中年男子和他又是什么关系?马英记忆中并没有这些人啊?他的脑袋差不多快“死机”了。

中年男子见马英只是摸着脸愣在地上,放开马英站了起来,只是那落寞的神态让马英见了也有几分伤感。

周围的人群又是一阵喧哗,其中一名蓄着几根长须的长者对中年男子说得最多。

看着中年男子的脸色变换,马英的心里就有些害怕,不知道会不会再来一巴掌。

还好,最后中年男子蹲到马英面前扶着他,仔仔细细地端详着他。

“啪!”

毫无征兆的一巴掌,马英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而且这次的巴掌比前两次要重得多,打得马英双眼直冒星星,原本就晕的头更是晕得七荤八素。

等慢慢缓过劲来,马英举手就抓住中年男子的胸口,“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本来马英也想让对方尝尝巴掌的味道,可看到周围人群愤怒的眼神,就再也不敢了,放下对方,拨开人群走了出去。

走出几步,马英突然停了下来。他不知道他要去哪,也不知道这是哪。

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景物,远山、田野、小河,似乎有些熟悉,可怎么也想不起到底在哪见过这个地方。

马英又把目光转向远处的群山,希望能想起点什么。

熟悉而又陌生,这就是马英现在对周围环境的感觉。

马英一座座地审视这些山峰,突然,他的身子一震。

斜对面的两座山连起来不正像一名倦腿而卧的女子吗?飘逸的长发,微陷的眼窝,圆圆的鼻子,然后是嘴唇和下巴,胸部,腰部,臂部,倦起的腿。

天哪,这不就是他住的房子背后那座山吗?

马英再次一一对照那些山峰,更加确认这里就是他居住的小城了。

可是那些楼房呢?他住的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城,可是现在,入目的却是一大片的稻田。

一阵暖风吹过,马英却禁不住颤抖起来。低头一看,原来他的衣裳也全湿了。

等等,他的衣裳,怎么和刚才那个书生穿的差不多?

戏服?不像,上面还打了好几个补丁呢?而且也十分陈旧了,用料十分粗糙。

穿越了?

这么一想,马英就冷不住打寒战。他已经很久没看这类小说了,虽然曾经也想过这事,可是那也只是想想啊!

真要与原来的世界隔绝开来,不说别的,单就父母亲人就割舍不下。

完了!

马英一下子就哭了出来,越来越大声,并一发不可收拾。过去的种种一一浮现,想着以后两世隔绝,马英就哭得越发伤心。

也许是因为马英的哭声太过伤心,也许是因为他的举动太过诡异,人群又渐渐以马英为中心围成一个圈。只是谁也没有过分靠近,任凭马英在里面呼天抢地。

最后还是那中年男子慢慢走近马英并帮他拍背畅气,之后那青衣书生也过来帮忙。

等到马英哭不动的时候,两人才帮马英擦去泪水,中年男子将马英负到背上缓缓而行,青衣书生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路,马英就累得伏在中年男子的背上睡了过去,迷糊中似乎换了个人背他,路上又有人说了些什么,背他的人回答了几句,后来这样的问答又重复了几次。

当马英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对未知的恐惧让马英一个激凌坐了起来。

这时马英才感觉到他自己是睡在一张床上,拍了拍,听声音应该是木制的。

马英掀开被子探手向周围触碰,希望能找到什么可以点亮的东西,才一伸手就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再摸摸,是一个人的脸。

那人显然也被马英给弄醒了,一阵悉悉索索响声过后,一盏油灯亮了起来。

马英这才发现刚才睡在他身边的人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子,五官端正、容貌清丽,尤其是一只精巧的鼻子十分耐看,发鬓微微有些乱。

马英一时看得呆了。

那女子见马英一直看她,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好在灯光摇曳,也不太看得出来。

“你是?”马英问道。

“相公不识妾身否?”年轻女子答道。

“这?”马英再次犯傻。

“妾身已明了今日之事,相公有甚疑问只管道来。”女子说道,只是显得有些腼腆,见马英又一直盯着她看,脸色再次泛红。

总算马英的古文学得并不太差,问的话虽然并不太通但也还能让人明白。断断续续地问答之下,马英总算明白了一些。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穿越了!

所回到的是唐朝之后的某个朝代。他所处的地方归一个国号为“吴”的国家管辖,现在是宏光三年九月。

他,马英,名字仍然是马英,只是多了个表字“文华”,今年十九岁。

这女子是他的娘子,也就是妻子,姓杜,闺名“如霜”,又有一小名“巧兰”,芳龄十八,其父诲祁升是本县的一位员外,家中略有些薄产,只是漆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如霜是长女,学过些诗文。

今天白天刮他耳光的中年男子就是马英“现在”的父亲,如霜的公公,诲哲。

那个青衣书生,也就是后来替换马哲背他回家的人,姓吴,名达,表字仕明,有“泉州府第一才子”的美称,比马英略长几岁,是马英的结义兄长,和马英一向要好。

这时的马英已不再如白天般悲伤,人总不能把自己陷在困境中不愿自拔,那就只有学会接受上天的安排。

他大学毕业后就到小城里参加工作,不及半年,不想鬼使神差地竟然跑到了这个时代里来,除了家中的父母外,真要说十分想念的人却也没有。现在白赚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也算是老天爷对他的补偿吧。

马英想多聊点别的什么,无奈言语不通,只得作罢。

《书生恨》精彩评论

    的确是人道的天堂。“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这句话才是《书生恨》想要阐述的主旨。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实现无量功德笼罩,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迈入黄金时代,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