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西望长安——凤凰图》西望北长安小说 父子文 西望长安——凤凰图GC

西望长安——凤凰图

武侠连载中

《西望长安——凤凰图》由网络作家无杜不丈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殷明阳,殷母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殷明阳临睡前来到殷母房中,让丫鬟们都出去了,对着殷母跪下来小声道:“母亲,恕孩儿隐瞒之罪,明日上午,您就要与素心还有孩子们随春儿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3 08:30: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西望长安——凤凰图》由网络作家无杜不丈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殷明阳,殷母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殷明阳临睡前来到殷母房中,让丫鬟们都出去了,对着殷母跪下来小声道:“母亲,恕孩儿隐瞒之罪,明日上午,您就要与素心还有孩子们随春儿

《西望长安——凤凰图》免费试读

殷明阳临睡前来到殷母房中,让丫鬟们都出去了,对着殷母跪下来小声道:“母亲,恕孩儿隐瞒之罪,明日上午,您就要与素心还有孩子们随春儿离开洛阳了,我已安排停当,不用收拾什么,明日在别院启程。”

殷母倒没有特别大的反应,“你和明月呢,什么时候走,会不会有危险?”

殷明阳道:“母亲放心,有贞臣在,我们在城中是安全的,你们一旦安全离开,我和明月会寻机会脱身,明日我会照常去叶府,若是有机会,也带玖儿姑娘一起走。”

殷母把殷明阳拉到身边道:“好孩子,你做的对,我知道,若不是明月惹了事,我们一家也就光明正大的回长安了。若是走漏了消息,就怕走不成了。我知道你心里担着天大的事,也不会说出来,怕我和素心担心。这些我都知道,你不说,我也不问,但为娘的不是不知道你心里的苦。这些年,天天都在打仗,诸葛爽,张全义,李罕之,张言他们斗来斗去,这洛阳折腾了几个来回了,若不是你委曲求全,周旋其中,哪有咱们殷家的安稳。”

殷明阳连忙磕头:“孩儿身为长子,父亲不在,维护家门安危是理所应当,不敢受母亲夸赞。”

殷母摸着殷明阳的头说:“你听我说完,明月自幼顽皮,经常惹祸,无论对错,回回我都叫你去给他收拾残局,这么多年我一直护着明月,偏袒明月,不是因为他比你小,是他太可怜了,我和你爹对不起他啊,你们出门的时候明月他还不到四岁,我没拦下你爹,非要带你们拜师学艺,那年你也才十二岁,你那该死的师傅,竟然还不收明月,待你爹爹走后,就把他一人孤零零的扔在山洞里,虽说那姓包的混账准你们师兄弟每天去看他,可他毕竟是个四岁的孩子,他懂什么啊,你说他那几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啊。若不是敬思,他早就没命了。我当年是不知道,我若知道,我一个人,就是爬也要爬到山上把我儿带回来,就算活不成,也要和我死在一块儿。我这些每次想起来,眼前的景象都是他一个人躲在冰冷的山洞里哭,不停的哭,哭着喊我,我这心就像给撕开了一样疼。”殷母口中念着,泪流不止。

“所以啊,不是我不疼你,是实在亏欠你弟弟太多了。论天赋,论才智,论人品,为人处世,明月哪一点都不如你,你才高八斗,文韬武略,二十岁举翰林,也曾是堂堂五品中大夫,放眼四海,不居人之下。若不是先帝无能,又逢乱世,他日也要出将入相。你爹对你是万般喜爱,从来瞧不上你弟弟,事事都跟你比,你爹爹治家甚严,脾气又不好,动不动就重打责罚,明月性子倔强,又从不服软。我若和你爹只疼你一个,不护着他,那还有你弟弟活路啊。这手心手背,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哪个我不疼啊。你若不是为咱们一家所累,何至于屈就于这不入流的九品司乐,你兄弟六人游走江湖,行侠仗义,纵横西北,谁不敬你是顶天立地好汉,你若有所图,今日也是一方诸侯,哪有他李鸦儿沙陀称王。”

殷明阳叩头道:“咱们殷家世代忠臣,儿绝不敢有此念,我没有那样本事,也没有丝毫想法,只求一家上下在这乱世之中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殷母道:“唉,我知道你无此意,为娘只是替你感到委屈,咱们一家对不住你的地方太多,尤其是明月。可是明月虽然性情乖张,但绝非是不懂事,他也知对错,分轻重,做什么事也都为家里着想,家里无论面临什么艰难,他从来没有怕过,只因他心中从无私心,凡事都求一个公道。这次我就再偏心他一次,就算真的做错了什么,我也要你想以前一样,你多受累,一定保他平平安安。”

殷明阳将母亲的手握在自己手中道:“娘说的哪里话,儿从未觉得您有对我俩谁多一分谁少一分,我与明月是手足之情,明月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我又怎容旁人伤他分毫。我只担心您,这一路上我和明月都不在身边,您一定要自己保重。

殷母擦了擦眼泪,笑着说:“傻孩子,我都活了半辈子了,什么没见过,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有殷九在,你就放心吧。今日我对世济,是我知他的性子刚烈,又为人死板,凡事较真,若不出言激他,不说你不好应付,他自己恐也卷入其中,为人所害。我如此对他,应该去找我那老姐姐,赔个不是。我这也去不成了,你若有空,替我探望下这老姐姐,让她别记恨我。”

殷明阳听到窗户一动,说道“母亲小心”,人影闪出门外,抓进一人,扔到地上,殷明阳道:“小楠你做什么,为什么偷听?”

殷母道:“小楠,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让你们下去了么,快起来说话。”

小楠从未见过大公子发怒,今日像变了个人,这样吓人,翻身跪地磕头:“奴婢该死,老夫人恕罪,大爷恕罪,奴婢不是有意偷听的,这几日老夫人都睡不好,厨房每晚都备下参汤,供老夫人睡前服用,刚才下去想起还没端来,便想先取了给老夫人送来,不小心听到老夫人与大爷谈话,就没敢进来。”小楠战战兢兢的说完,伏在地上,浑身发抖。

殷母道:“你也真是冒失,算了,你既然是无心的,就起来吧。”

小楠还是趴在地上不敢起来。殷明阳低声道:“老夫人让你起来说话。”小楠这才站了起来。

殷母把小楠拉到身旁:“小楠啊,你也服侍我真么多年了,我把你们也都当做自己的孩子,既然你听到了,也不瞒你了,我这要走了,还真舍不得你,不过你别担心,我们走了以后,明阳会妥善安置你们的,给你们找个好的去处。”

小楠听了扑通跪倒:“老夫人,我哪儿也不去,您带我一起走吧,您这一路上怎么能连个服侍您的人都没有呢。”

殷母心中也是不舍,又不知儿子是怎么打算的,看向殷明阳,殷明阳道:“小楠,不带你们是为你们好,此去山高水远,可能一路凶险,若真遇到什么事,可没人能顾及到你们,弄不好,命都没了。”

小楠磕头如捣蒜:“我不怕,求大爷让奴婢一起走吧,就是死也要跟在老夫人身边。”

殷母道:“你这孩子,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快先起来。”

殷明阳见她这样只好说:“难得你这么忠心,既然这样,明日便一起走,不过这路上你自己也要小心,你去把外面打扫一下,再去端碗参汤来,今晚留在这里服侍老夫人吧。”小楠听了千恩万谢。

殷明阳辞了母亲出来,又来西院看过明月,见屋里还点着灯,推门进来,屋里摆了一堆瓶瓶罐罐,莫福在搅弄一个罐子,茘儿双手戴着鹿皮手套,拿着一个二尺多长的竹筒,明月也戴着手套,整把一壶青黑色的液体往竹筒里倒。莫福见大爷进来,手中停下,喊了一声。茘儿也抬头看,手中竹筒晃了一下。只有殷明月还在往竹筒里倒,嘴中说道:“看好,别动。”茘儿赶紧握稳竹筒。殷明月见快满了,从茘儿手中拿过竹筒,抓了一把油泥封死,小心的竖在墙边,一排摆满了十几支同样的竹筒。

殷明月摘下手套,指着这些竹筒道:“这些明日给虞大哥和钟大哥带上,这毒水见肉即腐,三日必亡。我怕使用之时自己人误伤道,所以毒性不重,有药可解,但是腐创难消,让他们小心使用。”又从旁边拿过两个白色瓷瓶,递给殷明阳:“这是解药你先收着,我再做一些,留着咱们自己用。”

殷明阳接过来收入怀中,对莫福和茘儿道:“你们下去,早些休息吧。”

莫福和茘儿就手上东西收拾了下,殷明月道:“不用,你们接着弄,大哥,我都与他们说过了。”

殷明阳有些皱眉:“你这会害了他们的。”

莫福道:“大爷,我们不怕,就让我们一起走吧。”

殷明月又拿出一根竹筒,手上不停:“大哥不要怪罪,咱们府内做事不瞒自己人,我们都要离开,他们怎么办,万一张不凡拿他们出气,莫福他们哪有还手之力。若是遣到别家,会有咱们对他好么,我可不愿看着他们去别家受气。咱们殷家上下,可没有一个孬种,其他下人们还好说,可莫福,荔儿和小楠他们都是自小从长安跟来的,只要愿意跟着,一个都不能丢下,无论生死都要在一起。”

殷明阳叹气道:“就算都有,也不能一下子都走光了,老夫人安全之前,府中明面上还要有人。总不能就咱们两个人和一群下人在家吧,一个管事的伙计都没有,若是被瞧了出来,春儿他们就会有不少麻烦。”

莫福道:“我留下,跟大爷一同走。”

荔儿也道:“我也留下,二公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殷明月将竹筒往桌上一敲,“荔儿,你到什么乱啊,你留下,是你服侍我还是我要保护你啊。”荔儿委屈的低下了头。

殷明阳安抚他俩道:“我知道你们忠心,能留下来的人也要走得了才行,起码能够自保,莫福你功夫不济,不要留下,圆福留下最好,可是他伤势刚好,不宜大动。菡福机警,跟在九叔身边时间长,功夫学的也扎实。桃儿虽然脾气不好,但这孩子用心,得我指点也多,就他们两个留下就好。”殷明月三人听了不再说话,都默默的干起活来。

章节在线阅读

《西望长安——凤凰图》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西望长安——凤凰图》,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无杜不丈夫)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