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栀嵌》栀嵌林栀 XXOO 栀嵌LOLI

栀嵌

浪漫青春连载中

未稠妤缪新书《栀嵌》由未稠妤缪所编写的浪漫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炽,何曦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上海的天空依旧是湛蓝湛蓝的,空气中就像是喷撒了清新剂一般,来来往往的人各自奔忙着自己所在的岗位,忙不停蹄的没有时间顾暇其他人的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20:33: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未稠妤缪新书《栀嵌》由未稠妤缪所编写的浪漫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炽,何曦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上海的天空依旧是湛蓝湛蓝的,空气中就像是喷撒了清新剂一般,来来往往的人各自奔忙着自己所在的岗位,忙不停蹄的没有时间顾暇其他人的事

《栀嵌》免费试读

上海的天空依旧是湛蓝湛蓝的,空气中就像是喷撒了清新剂一般,来来往往的人各自奔忙着自己所在的岗位,忙不停蹄的没有时间顾暇其他人的事。哪怕天塌下来。

难免有些庆幸了,林栀在这样一所繁华热闹的城市里扎下了脚跟,稳固了下来,有了一家自给自足的花店,虽然不热闹,但也清净。隔绝了所有的喧嚣与杂乱,她的花店柱落在小小的街上,如果不是特意来找这个地方或者急匆匆要临时买花的人,丝毫不会注意这个小小的角落。可林栀觉得,这样也算是很好了,至少曾经的自己,曾为了现在一个小小的地方而奋斗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

当然,曾经的她也想远远的望着那个人...

她的基础不扎实,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了解自己,看透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再这样毫无章理了。

她想的已经很清楚了,见苏炽是自己的决定,任何人都拦不住,只要见过一次,看到他过得很好,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她要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了,再也不容许有任何的差池了,她再也不是别人眼中那个天真灿烂的林栀了。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很多的不期而遇,也难免会令自己束手难测。

*

而有些事情,总是会令人忍不住去遐想的。与林栀仅有两面之缘的何曦昶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手中握着林栀的名片,他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名片,与其他的名片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所谓的名字和职业而已,哪有什么值得上心的呢?

可是偏偏不一样,不知道哪里不同,和其他女孩相比,何曦昶隐约的看出了林栀身上与其他女孩身上少有的那种坚韧,毅力。第一次她带给他的印象真的很糟糕,哭哭啼啼的不成样子,可是她没有大声的哭,只是默默地蹲在一个角落里,好像生怕别人听到一样,这样的她,忍不住的使何曦昶想要靠近。

而之后的见面,与她第一次的又再一次的发生了改观,她变得很有礼貌,很客气,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何曦昶很奇怪,为何她两次的变化如此之大?

他不知道,不知道是因为好奇心还是什么原因,总而言之,林栀这个人,虽然很奇怪,但他依旧不讨厌。

好比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所有人闻过之后都避之不及,敬而生畏的荆棘花也令人触碰不到。明知道很美好,却还是无法触碰,这就是何曦昶对林栀的认知。

以前的他总是认为,女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生物,无端的发脾气,撒娇。可是林栀好像彻底颠覆了他的世界观,有一个印象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过之不忘,林栀是最特别的一个。

她没有常人的骄傲与任性,她不会为了小事而去喋喋不休,甚至大打出手,她可以很有耐心的去做完一件事,哪怕这件事很复杂。好像沉入了深海的鱼,因为种种原因使她不得不接受现实,把她打回原形。这个世界是傲慢无礼的。

他看得出林栀身上那种沉着冷静,他不知道当时的她为什么会崩掉感情线嚎啕大哭,更不知道为什么林栀会出现在医院门口。这些都不是他该管的事情,可是他依旧想搞清楚。

何曦昶不是那种随便对任何人感兴趣的人。实践证明,那个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何曦昶终于有一点事情是他能够提起兴趣的了。

“有趣。”他扯起了嘴角,左手捻弄着名片卡。

……

若你还会梦到,若你还能醒来,那么,请珍惜你梦到的一切。

苏炽在坐在办公椅上扶着额头,眉头一皱,他本来就很好看,再加上这样不经意的小动作,恐怕任何女人都要多看一眼。他的五官分明,勾勒的轮廓很均匀,头发就这样慵懒的躺在头上,很懒散的样子在苏炽的身上也增加了一些诱惑感。

他的嘴角轻轻上扬,与他窘皱的眉头呈对比,就因为这样,或许才会值得林栀的喜欢。

承蒙不弃,多年不遇。

叶玫涵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办公室门口,静静地看着苏炽的一举一动,她好像并不着急要说什么,好久没有这样仔细的看他了,他还是没有变,好看的嘴角不管经历什么事依旧是上扬的,所以才会有很多人误认为他对所有事情都不关心。

可是叶玫涵知道,这不是苏炽没有把任何事放在眼里,而是他本来就这样,不能够刻意改变。

当她静如止水般的望着苏炽的一举一动的时候,苏炽毫不知情。

苏炽口中喃喃的吐出一个人的名字,顿时让她心下一凉:“...阿栀...”

好像是不经意之间的开口,叶玫涵顿时错愕。她知道,人的下意识要念的那个人才是他最在乎的人。

怎么会...自己这么多年的时间怎么会输给一个林栀?哪怕是比自己优秀的还好,她可以改变啊,可是林栀,她不是。她就是那种在万人眼中好不起眼的一个,无论是成绩还是工作,她哪一点都不能够和她相提并论,但她现在的的确确的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连一点理由都找不到。

叶玫涵紧握了一下拳头,又渐渐松开,右手缓缓抬起放到敲门的位置,“砰砰砰”,声音清脆又醒耳。

“苏医生,主任说一会儿召开会议。”她有恢复了往常的神态,优雅礼貌。任何人都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同。

苏炽愕然的抬头,默然的看向叶玫涵,他的眼神和叶玫涵的眼神对上。如果说叶玫涵的眼神中是深情款款的哪一种,那么苏炽则恰恰相反。

苏炽面无表情,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他毫无生气,脸色平平。

终于,静止的时间再次转动。

“好。”

叶玫涵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苏炽打断。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你先去吧。”他依旧言简意赅。

这好像是给她泼了一盆冷水,冷的她瑟瑟发抖,这样的苏炽,对自己何时有过?

叶玫涵沉默,她落寞的走了出去,静静地关上了门。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自己苏炽还是不要?难道自己真的,在他心里一点位置都没有吗?还是说,他的心,早已经转移了呢?

叶玫涵不知道,那个从小亲昵的和她玩耍嬉闹的人,早就不会顾及她的感受了。

她千里迢迢的为了苏炽从国外转到苏炽的大学,就是为了和他在一起,可是她哪里知道,一切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很多东西都换了样子,城市在更新换代,而人也一样。

可是她依旧觉得,只要多和苏炽交流感情,他们一定会想当年一样的。她跟着他做了医生,投了同一份简历,同一所医院,目的就是为了和他在一起,可是这些,苏炽不知道。

她自嘲的笑了笑,脚下的高跟鞋哒哒作响。

*

“何医生,主任召开会议,要你过去一趟。”护士在门外敲了敲门,打乱了何曦昶的想法。

“知道了。”

*

会议室里人多嘈杂,议论的声音阵阵传入耳中,好像这场会议的内容,不容小觑。

人几乎都到齐了,说话的分贝也逐渐降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主任的到来。

门被推开,一位身着白色衣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径直的坐在属于他的位置。

他翻开自己面前的病例单,默默地发出低沉的声音:“人都到齐了?”

一位在他面前站着的男人回答:“主任,都到齐了。”

阮渊点了点头。

“这次召集大家来呢,只有一个很棘手的手术需要大家来完成。”他用余光扫了所有人一眼,又低下头讲到,“患者的左肩被刺数刀,造成大量出血,如果不及时急救,可能会危及患者生命,随时造成死亡的可能出现,再加上患者本身身体原因,这次的手术更是难上加难。”

“在座的诸位,谁有这个意向,去挽救这个病人呢?”阮渊目光炯炯的看着台下的每一位,似乎是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当然,这次的手术不容小觑,如果手术成功的话,还会被人刮目相看,在整个医学界也会颇有名誉,但如果手术失败,不仅要安抚住病人家属的情绪,还要背上糟糕的烂名声,从此一落千丈,甚至会令你直接走人。

这件事需要慎重考虑,搞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阮主任,这次的手术,就安排我来主刀。”

苏炽打破了尴尬的氛围,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苏炽,好像对他充满了质疑。

阮渊皱着眉头:“苏炽,对于这次的手术,你有几成的把握?”

“五成。”

五成,就是一半的把握,说到底,就是这次的成功与否,他也不确定。

阮渊的眉头又加深了许多:“五成的把握,你就想做这次手术的主刀?”

阮渊对他充满了不信任,对他而言,一个有把握的手术,要比没有把握的手术要好很多。

苏炽对着句话丝毫不在意,他挑眉转头看着阮渊:“那么阮主任,您觉得在座的每一位,除了我还有谁会主动担这个责任呢?”

他质问阮渊。

的确,他说的没错,除了苏炽,有能力主刀并且有几成把握的人,没有几个人。

当然有能力的人包括何曦昶,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名望也是有一些的,不然所有的人见了他也不会低头哈腰的。

以何曦昶的态度来讲,这样的事情,他不一定非要做,干嘛要把事情都揽在自己怀里呢?他不想做这个好人,也不想无中生有。

所有人面面相觑。

“阮主任,这次的手术,就这样决定吧,由苏医生和我负责。”叶玫涵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所有人默不作声。这次的定夺,只能由阮渊宣布。

苏炽愕然的抬头望着她,他没想到这次叶玫涵会主动做这样的决定。

可阮渊似乎并不着急这次的

《栀嵌》精彩评论

    去掉一些低级的冲突情节,精简和裴之的对手戏或者干脆不要了,少洒些矫情的狗血,再润色一下部分对题目、定理、解题思路的语焉不详的描述,《栀嵌》大概就是合格的仙草了,毕竟在亲情描绘和打鸡血方面实在是出类拔萃。可惜的是,这些问题客观存在,评价介于干草和粮草之间。PS: 社会达尔文主义人人闻之色变,但是在攀登学术高峰的时候,优胜劣汰是必然的。女主(苏炽,何曦昶)试图拉小伙伴的做法,出发点是好的,却违背了客观规律。 更进一步地,竞赛保送的高起和高考考上的低起,在十年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原因无他:竞赛是做题,是画地为牢,学术是做研究,是征服未知。二者是截然不同的! 瞳叔的第二《栀嵌》,也很优秀,虽然刚开始看的时候本人有些不适应,但是看下去之后真的是感觉异常精彩。瞳叔作为一个优秀的小说写手,对我来说其小说特别厉害的地方就是把人物刻画的十分鲜明和深刻,而作为这一特点的体现就是其作品下的所有主要人物几乎都有外号——例如希灵中的圣爹,珊大胃王,一米二(帝国专有计量单位),大蜻蜓(注意祈祷的时候加上个人住址)等,还有《栀嵌》中的哈士奇精,穷神,炸弹仁等。对于我这种看书一目十行,不注意记每个角色名的人来说,瞳叔书中的人物完全不会出现看了几百章之后出现“诶这个角色是谁啊?”的情况。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