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总裁爹地太坏妈咪快逃 第四章 解释孩子的来历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傲娇受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总裁爹地太坏妈咪快逃 第四章 解释孩子的来历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傲娇受

发布时间:2019-03-13 16:09:3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暧昧因子 状态:已完结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作者:暧昧因子,悬疑类型小说,主角:伊晴,伊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终于将默不作声的冰冷男子惹怒了。这群疯子,唠唠叨叨的说什么东西呢? 只不过,不待他发飙,就听到一个甜美的惊呼声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在线阅读<<<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免费试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终于将默不作声的冰冷男子惹怒了。这群疯子,唠唠叨叨的说什么东西呢?

只不过,不待他发飙,就听到一个甜美的惊呼声平地而起——

“哎呀,宝宝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呢?天呐天呐,妈咪不是故意的,妈咪吃坏了肚子,多蹲了一会儿而已。告诉妈咪,你哭什么?”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她毫无形象的狂奔到小男孩身边,一把将小男孩抱在怀中。

看的出,她很心疼自己的孩子,众人如是想。

但仅仅一秒钟而已——

“哇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

紧接着,众人看到那女子……那女子竟然亲手将自己的儿子丢在地上。

她瞠目结舌的盯着自己的双手,然后颤抖着声音呼喊道:“伊宝宝,你……你竟然尿了裤子?天呐,你竟然尿了裤子?你丫的也不是一岁两岁了,你都五岁了你还能尿裤子?”

女子的名字叫伊晴儿,今年芳龄二十三。被她丢到地上的男孩子,是她年仅四周岁的的儿子——伊宝宝!

此时,地上扁着小嘴儿的伊宝宝满脸不甘的爬起身,愤怒的指责道:“妈咪,你不讲道理!明明是你不让宝宝离开行李箱的,这么重宝宝又拎不动,当然只好站在原地等你。谁知道你拉肚子会这么久啊?宝宝憋不住,难道大活人你想我被尿憋死啊?”

“哎呀,你这个小逆子,还学会顶嘴了是吧?”伊晴儿叉着腰就准备上前教训自己的儿子。

然而,没待伊晴儿抓到自家儿子,一个身材高大的冷傲男子已经先她一步冲过来,一把将伊宝宝拎了起来。请注意,是大手抓着伊宝宝的衣领子,直接拎到半空那种方式。

冷傲男子就是此前旅客们指责枉为人父的那个男人,此刻,他正目光凌厉的盯着眼前这个缩小版的孩子,而伊宝宝也在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回视着放大版的男人。

“唔?帅叔叔,你跟宝宝长的好像哦!”伊宝宝嘟着小嘴儿,惊奇的呼喊出声。

冷傲男子嘴角一抽,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什么叫他跟宝宝长的好像?

那厢,伊晴儿听到自家儿子的惊呼声,立刻迟钝的反应到现在的状况。该死的,这男人竟然敢拎她家宝宝的衣领子?

“喂喂喂,你谁啊你?我教训我家宝宝,关你鸟事儿啊?你放下我的宝宝,快点放下!”伊晴儿很生气,她的宝宝她无论怎么欺负都可以,但是别人休想碰一根汗毛。哼!

冷傲男子恨不得捏死身边不断呱噪的女人,他转过头,目光愤愤的瞪向伊晴儿。然而,当他看清伊晴儿的容貌时,浑身赫然一僵。熟悉的容颜,相似的眸子,唯一不同的是身材和气质,以及性格!

也就是说,这女人只是与他心底的那个女人相像,却并不是那个女人!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声音无比恶狠的冲伊晴儿怒吼道:“女人,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个孩子的来历!”

在男子转过头的那一瞬间,伊晴儿赫然瞪大双眼,像被雷劈了似的。

乖乖呦,这个男的长的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在哪见过来着?就是……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暧昧因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伊晴,伊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暧昧因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爹地来了,妈咪快走!》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伊晴,伊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

爹地来了,妈咪快走!

作者:暧昧因子类型:悬疑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暧昧因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伊晴,伊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暧昧因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爹地来了,妈咪快走!》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伊晴,伊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