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清泣级 第十六章 芷然获宠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虐文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清泣级 第十六章 芷然获宠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虐文

发布时间:2019-04-15 16:07:5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KC影雅 状态:已完结

KC影雅新书《乾清凤泣:奢侈的爱》由KC影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清琼,湘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走,朕带你去一个地方。”芷然楞了一下,就被皇上牵着,从房间的一个后门出去了。 黑暗的小路,芷然有皇上牵着自然不会害怕,只是感觉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在线阅读<<<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免费试读


“走,朕带你去一个地方。”芷然楞了一下,就被皇上牵着,从房间的一个后门出去了。

黑暗的小路,芷然有皇上牵着自然不会害怕,只是感觉着皇上温暖而又有力的手。不知走了多久,芷然感觉越来越热了,空气中弥漫着温热潮湿的水汽。经过一个小牌坊的时候,芷然抬头,看见上面写着“凝月池”。芷然没来得及多想,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大池子,水面上氤氲着白烟。

“这里是‘凝月池’,就是一个温泉的池子,怎么样,令贵人可愿与朕一同沐浴?”芷然顿时红了脸颊,但是湿热的水汽中,皇上没有看见。朦朦胧胧之中,芷然在月色的映衬之下更加楚楚动人。

皇上绕到了芷然身后,双手搂住芷然的腰,将自己的下巴靠在芷然的肩上,对着她的耳边说:“然儿可愿意?”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芷然羞涩地答:“臣妾愿意,待臣妾为皇上宽衣。”

因为温泉池水很热,所以即使是寒冬里一件件脱去衣服也不觉得寒冷。芷然为皇上一件件地脱去衣裤,最后看到了皇上一身的肌肉,芷然羞红了脸。

“那朕先下去了,然儿可快些来。”雾气之中,芷然看得出皇上身体优美的线条。

芷然的心脏一个劲儿地跳着,尤其是刚刚帮着皇上脱掉了所有的衣裤时,她就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芷然把头饰和首饰都脱了下来,然后慢慢地脱去了衣服。这种充满温泉水汽的地方,使得芷然呼吸更加困难,最后还剩下一件肚兜,芷然正犹豫着。

“怎么?不愿意给朕看吗?”背后皇上的声音。

芷然羞涩地说:“皇上,您能不能不看着臣妾,臣妾不敢脱了。”

“好好好,朕不看。”皇上笑着,身后传来了水声,芷然知道皇上离开了。

芷然抿着嘴唇,脱掉了衣物,转身下了水。温泉水很热,芷然本来有点儿冷,在温泉水中一泡,便舒服了许多,只是雾气缭绕,芷然看不见皇上在哪儿。

“皇上?臣妾可下水了,皇上?”芷然试图从水雾之中找到皇上,或者听听皇上的声音,可是凝月池安静得出奇。芷然有点儿害怕,抬头从雾气中隐约看见天上有一条新月。

突然,皇上从她身后的水里钻了出来,一把抱住芷然不放。芷然吓得尖叫起来。

“皇上!您!”芷然气得说不出话来。

皇上一只手抱着芷然,一只手擦去脸上的水,大笑着:“朕就喜欢这样儿逗你!”芷然又好气又好笑,转身钻进了皇上的怀中。

“皇上,刚刚臣妾看到了天上的月亮,以为这儿的名字不妥。”芷然靠在皇上湿漉漉的胸膛前。

“哦?我的然儿有才华,说说,哪儿不妥?”芷然抬手指着月亮说:“皇上您看,这里温泉水中雾气缭绕,抬头几乎是看不见月亮的。‘凝月池’一点儿也不符合,臣妾以为,不如改名儿叫做‘隐月池’如何?”

皇上抬着头看着天,点点头:“‘隐月池’,嗯,好。然儿说得对,这个的确更符合。”芷然笑着又钻进了皇上的怀中,甜蜜地依偎在皇上的怀里,听着皇上的心跳。

“然儿还冷吗?”皇上问。

芷然摇摇头:“臣妾不冷了,有皇上在身边,臣妾怎么会冷呢。”

“嗯,那好。”皇上起身,把芷然从水里抱了出来。

“哎呀!皇上!您这是干什么!”芷然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被皇上抱出水面,顿时害羞地拿手遮着。皇上抱着芷然又从那小路回去了。在芷然感觉到冷之前,他们已经从那个小门进了养心殿了。

养心殿里烧着炭火,很温暖,也很明亮。烛光正好洒在芷然带有水珠的肌肤上。皇上抱着芷然从左室穿过厅堂去了右室的卧房。皇上把芷然放在了床上,芷然害羞地遮着自己,垂着眼眸不敢看皇上。

“然儿现在可美了。”皇上坐在芷然身边,看着她,在她耳边说。芷然感觉皇上的呼吸在自己的耳畔缓缓散开。

“皇上,臣妾这般湿,会把被褥弄湿的!”芷然低着头小声说。

皇上笑了,说:“你看,床上铺着毯子呢,来,朕帮你擦干。”

“皇上!”芷然最后那娇羞的声音,消逝在皇上的唇间。这是芷然第一次触碰到皇上结实的身躯,第一次感受到皇上的温存。这一夜对于芷然来说,是一个难忘的夜晚。

翌日,芷然睡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偌大的床上,皇上上朝去了。芷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在被子下,回想起昨晚的鱼水之欢,又不禁地脸红了。

当她看到床边的台子上放着崭新的衣服和首饰时,她知道皇上对她一定是很宠爱的,因为不论如何,任何妃嫔都没有享受过如此殊荣。芷然起身,将衣服一件件穿好。坐在铜镜之前,一边梳头,一边回想着昨夜和皇上在一起的时光。这个男人,难怪会令那么多女人争夺,他那么有魅力,英俊潇洒,能文能武,对女人,竟然这么温柔,这样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即使是做一个能在他身边伺候的宫女都会很满足。

且说一大早,翡熙轩的门就要被莞灵给敲碎了。湘竹还在睡梦之中,就听见了敲门声。

“品茹,开门去。相信本宫,这个点儿这么粗鲁,只有莞灵了。”湘竹打了一个呵欠,慢慢地从被子里坐了起来。

品茹开了门,莞灵及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湘竹姐姐!可不好了!”莞灵闯入了卧房,看见湘竹靠着床架打瞌睡。

“妹妹起得真早啊,唉,冬日里人就爱犯懒。你看姐姐还没有起床呢!”湘竹微笑着看着莞灵,也不管莞灵是否气急败坏。

“姐姐倒是好脾气,这时候,应该只有令贵人没起才是呢!”莞灵坐在床前雕木玉面桌子旁。

湘竹起身,品茹帮着她穿好衣服,然后坐在梳妆台前为湘竹梳着头发。湘竹一边儿选着发饰,一边儿听着莞灵说皇上怎么宠爱芷然,还带她去了凝月池,还因为芷然的一句话改了名字之类的云云。

“姐姐,我们再不想办法,皇上的魂就要被洛芷然勾走了啊!”莞灵看着湘竹,湘竹正在洗漱。

“想要争宠,妹妹尽可以自己去争。以妹妹的条件,不比令贵人差。不过姐姐给你说句话,如果令贵人还在得宠之时,妹妹还是不要跟她争,免得伤了自己。况且令贵人和我们是平起平坐的。倒是妹妹想打击令贵人,那就从她最亲近的人开始。”湘竹一边化妆,一边对着镜子中的莞灵递了一个眼神。

莞灵茅塞顿开:“没错!陈若琴!”湘竹抿唇一笑,自顾自地把簪子插在了发髻之中。

“可是我该怎么做?”莞灵焦急地看着湘竹。

湘竹回过身,对着她说:“妹妹何须这么着急?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妹妹害怕找不到机会?”湘竹示意品茹扶她起来,走到了莞灵身边,说:“妹妹这么一大早来,想必没来得及用早膳吧?今儿就在姐姐这儿吃吧。”莞灵笑着挽起了湘竹的手,应了。

芷然起身梳妆好了,恰逢皇上刚刚下了朝。回到养心殿,皇上看见芷然,笑着拉住她说:“这件衣服是朕特命内务府为你准备的,朕想,像你这样的年纪,穿粉色的一定好看,虽然朕知道你不爱红色,可是朕觉得这件衣服也很适合你,这么浅的粉色,然儿不会介意吧?”

芷然赶紧下跪谢恩:“皇上对臣妾这般喜爱,臣妾感激都来不及,怎么还会介意什么呢。”

皇上扶起了她,看着她垂下眼帘,不敢直视,便说:“你知道吗,朕从第一眼看见你便心生喜欢,因为你的一种气质就是与其他妃嫔不一样的。大概因为你读过不少书,知书达理,这种味道真正吸引了朕。朕相信然儿一定喜欢儒雅之士,只是朕怕自己这般出现在你面前,然儿会觉得朕是个粗鲁之人,所以之前一直不敢多和然儿接触,怕然儿可要嫌弃朕。”

芷然抬眼看着皇上说:“皇上怎是粗鲁之人?皇上文武兼备,文得儒雅,武得刚毅,臣妾愚笨,怎敢嫌弃皇上?”

皇上听罢顿时笑得搂住芷然,说:“只要然儿不嫌弃朕,那朕一定是好好待着然儿。”

芷然伏在皇上的胸口,答道:“臣妾不敢求自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只求皇上心中能有臣妾一席之地便好。”

快晌午时,若琴去了临翠阁。斐杏看见连忙行礼:“明常在吉祥。”

若琴问:“姐姐可在?”

斐杏答:“主子昨夜侍寝,现在还未回来呢,不过奴婢想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不若明常在先进屋等会儿?”

若琴笑着摇摇头说:“那不必了,想必皇上是要留她在养心殿用午膳了,我还是回去吧,省得空等一番。”说罢转身走了。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KC影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清琼,湘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KC影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乾清凤泣:奢侈的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清琼,湘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

作者:KC影雅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KC影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清琼,湘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KC影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乾清凤泣:奢侈的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清琼,湘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