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乾清凤泣 第十八章 药方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cp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乾清凤泣 第十八章 药方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cp

发布时间:2019-04-15 16:07:3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KC影雅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乾清凤泣:奢侈的爱》由KC影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清琼,湘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湘竹顿时哑口无言,站起来一把抢了过来,不客气地说:“妹妹未免管了太多了吧,我还不是看水洒了才把它收起来的吗?好了,今天我累了,我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在线阅读<<<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免费试读


湘竹顿时哑口无言,站起来一把抢了过来,不客气地说:“妹妹未免管了太多了吧,我还不是看水洒了才把它收起来的吗?好了,今天我累了,我想先休息,妹妹回去吧,不送。”

“姐姐可从没有对妹妹下过逐客令啊!”莞灵带着挑衅的口吻说,“姐姐今儿是怎么了?如此生气,是因为妹妹打了您的侍女?”

“出去!”湘竹背对着莞灵怒斥。

莞灵一撇嘴:“姐姐既然这般不待见,那妹妹就告辞了。”

莞灵走后,湘竹看着手里的医书,又对着品茹说:“委屈你了。”

品茹跪下说:“能为主子分忧才是奴婢的责任,奴婢愿意为主子承受任何委屈。”

湘竹留下了眼泪,说:“你放心,本宫一定会让你好过的。”

且说莞灵被湘竹赶走十分不爽快,走在路上心里生着闷气。澈萱看了,顿了顿说:“主子,您何必这样对品茹呢?您不是说这阵子要和常贵人联手吗?这样还怎么联手啊?”

莞灵说:“本宫也不在乎什么联手不联手了,反正洛芷然得宠也没有碍着本宫什么事儿,本宫现在就要凭着自己往上爬!”

澈萱没敢搭话,只听莞灵又说:“本宫知道湘竹姐姐一定有事情瞒着本宫,如果她拿我当好姐妹,她怎么可能不告诉本宫?况且那医书有问题,说是什么看水洒了把它收起来,谁收起来是收到靠垫后边儿的?再说整个桌面都是水,那医书没有任何湿了的痕迹,很明显,她是故意藏起来的。可是姐姐为什么要把医书藏起来呢?”

澈萱摇摇头,说:“大概原来医书随手放在靠垫上的吧,然后慌忙之中不小心碰到后面的呢?”

莞灵微微眯起眼睛说:“不可能,很明显,那靠垫离着她身体远着呢,她碰不到的,而且那种迹象,就是要藏的。她肯定有秘密,而且一定是听到本宫来才慌忙藏起来的!好姐妹联手也不肯跟我说!”

莞灵这茬儿闹得惊魂未定,蒋文谷蒋公公进来了:“主子,魏太医在殿外候着为主子请平安脉呢。”

湘竹有些乏,答道:“让他进来。”

“嗻。”

魏摩走进来了,作揖行礼:“微臣给常贵人请安。”

“免了。”

魏摩拿出瓷枕放在湘竹的手腕处,又在她手腕上放了一块手帕,诊完脉后答:“小主脉象平稳,无碍。微臣告辞。”

魏摩正欲退下,湘竹突然叫住他:“太医留步。”

魏摩转身,看见湘竹从靠垫后面抽出了一本医书,说:“本宫有一事,想要太医的帮助。你是本宫的御用太医,要知道,本宫若是过的好,本宫会让你好过的。”

魏摩有些疑惑,湘竹又扬起了嘴角说:“太医,你可是最近在研究着肺痨之事?本宫想问问你这……”接着便在太医的耳畔云云。

养心殿中,芷然走进来跟皇上请安。

“起来吧。”皇上批阅着奏折说。

芷然起身,问道:“皇上找臣妾来,不知有何事?”

“你来帮朕研磨。”芷然走到书桌旁边,磨了起来。

“皇上让臣妾来,一定不是为了研磨吧?”皇上没有回答,芷然只好又问:“皇后娘娘,可好些了?”

皇上停下了手中的笔,皱起了眉头,看着芷然说:“太医说,怕是治不好了。”

芷然瞪圆了眼睛惊叹:“什么?!皇上,且让臣妾去探望皇后娘娘吧!”

“不,不可,否则你也要被传染的。”

“可是……”

皇上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朕现在心里乱得很,只有看见你,真才能舒心。”皇上看着芷然,芷然低下了头。“今晚朕去你那儿。”

几日之后,皇上在长春宫陪着皇上,太医魏摩说:“皇上,微臣的儿子这几日研究出了一个方子,不知皇上可否让他一试?”

皇上皱起了眉头,说:“你开什么玩笑,朕的皇后可是你随便试出来的?你回去告诉魏宣匀,别以为他天资聪颖,随便配个方子就能治病了!”

“是……”太医们退下了。

快晌午时,“常贵人到——”皇上听见来报,皱起眉头:“她怎么来了。”

却见湘竹一身紫衣,下跪请安:“臣妾给皇上、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你怎么来了?”皇上皱着眉头问。

“臣妾这些时日一直在研究肺痨的方子,皇上您看,给臣妾研究出来了。”说完,湘竹递上去了一张方子,“皇上,这张方子应该有效,臣妾小时候一个远房亲戚得了肺痨,就是吃着这样的方子好的,皇后娘娘可愿意试试?”

皇上看着皇后,皇后吃力地点点头。

“方嬷嬷!你立马去抓药!”皇上把药方递给了方嬷嬷说。

“皇上!皇上!不好了!”袁公公从外面跑了进来,一头跪在地上说:“景仁宫那边传来消息,娴贵妃娘娘也得了肺痨了!”

“什么?!”皇上猛地站了起来,瞪着眼睛。

“皇上,您快去看看娴贵妃妹妹吧!臣妾这儿不要紧的!”皇上点点头,坐着辇轿赶去了景仁宫。

到了景仁宫,却见平日里活泼俏丽的娴贵妃如今脸色苍白地躺在了床上,咳嗽咳得十分厉害。皇上跑到了娴贵妃的床边,抓住了她的手说:“素贤!你怎么样了?都是朕不好,朕居然没有让太医给你送预防的药来。”

娴贵妃虚弱地说:“皇上这般劳累,还要两头顾着,臣妾给您添麻烦了,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为她盖好被子说:“常贵人那边给朕了一副方子,朕让他们给你试试好不好?”

娴贵妃笑着说:“魏太医也有方子,臣妾吃他的好了,这样哪种方子有效不就可以一下子试出来了吗?若是常贵人的方子好,到时候拿给臣妾吃也来得及啊。如果两个方子都可,这样不就更好了吗?”

皇上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魏摩说:“传魏宣匀。”

“传魏宣匀——”

皇上不喜欢魏宣匀,因为魏宣匀是一个挺傲气的人。就在大家都想考进太医院的时候,只有他,嘲讽出题之人不懂医术。他是个风度翩翩,气度不凡之人,就是这样“不想做官”的心态令皇上很是反感。可是他的医术民间都传开了,说是仿佛华佗在世,而且他的父亲在太医院,他家的根本不缺钱,故而他都是免费为老百姓治病的。

且说魏宣匀进来的时候,皇上看到他微微上挑的眉毛,便心中不悦,转向看着娴贵妃。

“草民给皇上请安,给娴贵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皇上不耐烦地说,紧紧地抓着娴贵妃的手。

“皇上,这就是……”

“槿荣,拿去抓药。”皇上依旧没有抬眼,根本不接他递过来的药方,槿荣上前拿去了。

魏宣匀自知没趣,便笑着说:“看来皇上对草民还是有所介意的。”

“下去吧,袁公公,打赏。”仍然没有抬眼,皇上只看着娴贵妃,抚摸着她密布着细细汗珠的脸庞。

“谢皇上,草民告退。”魏宣匀退下,魏摩看到儿子这般不受皇上喜爱,十分无奈,只好也告退了。

半月之后,皇后和娴贵妃的病情都有所好转了,皇上十分高兴,不出几日也都痊愈了。为了庆祝她们可以痊愈,皇上便要大设庆功宴,与此邀请的还有太医院的各位太医。

“袁青,告诉魏摩,庆功宴那天,朕必须要看见魏宣匀!”皇上一边批阅奏折,一边说。

“皇上,您不是最不喜欢魏宣匀吗,又何必要他来?”袁公公一脸不解。

“朕倒是要看看,他的架子是有多大!”皇上搁下毛笔说,“再说无论如何,他也治好了娴贵妃的病,朕必须要赏赐他。”

庆功宴宴席之上,皇上起身,举杯说:“朕这次为各位太医庆功,这次你们联手救了朕的皇后和娴贵妃,她们都是朕最心疼的人。你们,功不可没。当然,最大的功臣应该是朕的常贵人和魏宣匀了,朕敬你们!”魏宣匀和湘竹赶紧站起来,纷纷干了这杯酒。

皇上坐下,说:“常贵人听封!”湘竹刚刚喝了酒,还没反应过来,品茹赶紧扶着湘竹跪在殿堂中央。“常贵人助朕及各位太医医治好了皇后的肺痨,且医术出众,和顺大方,晋常贵人为嫔,赐新封号‘顺’,即为顺嫔。朕看你一向和顺温婉,便想你原来的那个‘常’,似乎不太符合,单是你的笛声就已是‘非同寻常’了。”

湘竹做梦都不敢想,自己入宫不到一年竟然已经晋封成了嫔位,赶紧谢恩:“臣妾谢主隆恩!臣妾只是为皇后娘娘的病尽一些绵薄之力,皇上的赐封令臣妾受宠若惊!”

皇上笑着说:“起来吧。朕这么册封你也是和太后、皇后商量过的,大家都觉得你劳苦功高,这是你应得的。”

湘竹回位,皇上顿了顿,说道:“魏宣匀听旨。”

魏宣匀上前跪下接旨。

“朕也是看在你同样治好娴贵妃的肺痨,特封你为御医,即日起到太医院报到去吧!”皇上的语气显得很打发人,“朕看到了你在京城的医馆,也知道你心系百姓,特批你不用值班,只为娴贵妃请平安脉,平时无事便可待在医馆,俸禄照领。”

魏宣匀惊讶地看着皇上。“怎么?连谢恩都不说了?”皇上用眼角看着他。

“臣谢皇上!”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KC影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清琼,湘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KC影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乾清凤泣:奢侈的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清琼,湘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

乾清凤泣:奢侈的爱

作者:KC影雅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KC影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清琼,湘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KC影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乾清凤泣:奢侈的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清琼,湘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